第323章 紫铜丹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玄玉宫大殿前的广场上,在某一个时刻,除了那不时吹过的晨风外,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忽然,阵阵沉重的呼吸声逐渐在那一个个脸色呆滞的玄玉宫众人鼻端响了起来。

    幸川芳子,那个一身傲气的青年女子,此时那张涂满了昂贵化妆品的颇有一两分姿色的脸颊上,赫然闪现出了几分混乱的表情来。

    昨天在听到手下报告说滕川一系的三名长老被赖川英子请来的一个华夏人给杀了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掌控玄玉宫的机会来了。

    尤其是在知道那个华夏人居然杀了中田剑宗的心爱弟子滕川秀吉后,她更是立马叫齐了人手打算去找赖川英子兴师问罪,要是能把她赶下玄玉宫魁首的位置就最好了!

    虽然之后被人毫不客气的赶了出去,但是她依旧没有丧失信心。

    哼,一个最多不过二十岁的年轻人,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就以为这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强了吗?

    对于中田剑宗的到来,从始至终,她幸川芳子都一直抱着无比积极的态度。

    哪知在整个扶桑都是数一数二强者的中田剑宗,居然在这个叫方羽凡的华夏年轻人手下连一招都没有走过就毙命了!

    这让一心打算借着中田剑宗的威势而迫赖川英子退位的幸川芳子是空欢喜了一场!

    接下来,当看到方羽凡又跟来历神秘、就连中田剑宗都要客气对待的英俊年轻人起了冲突后,她的心,又动了起来。

    然而仅仅是动了那么一下下而已,各种借力打力的计划都没有想出来,就在一道百米剑气的惊人威能下不得不胎死腹中了!

    从期待到失望,然后再从希望到失望,再加上忽然意识到只要有这个叫方羽凡的年轻人存在,自己就别想坐上玄玉宫魁首之位的残酷现实,幸川芳子那颗高傲的心,崩溃了!

    为什么?为什么大师姐你当初要提出让赖川英子来坐玄玉宫魁首的位置?

    为什么?为什么师父你会在听了大师姐的提议后想都不想的就让赖川英子当上了玄玉宫藏的主人?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她到底有什么好?

    论家世,自己是扶桑有名的幸川家族家主的嫡女!她赖川英子是什么?只是一个小小家族的私生女罢了!

    论能力,自己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就为玄玉宫赚取了至少十亿美金的利润?她赖川英子做了什么?只是每天呆在玄玉宫里服侍人而已!

    为什么

    浑身簌簌发抖的她,整个人的心智都已经彻底陷入到了一种极其负面的深沉情绪当中去了!

    横田庆川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一股浓浓的沮丧气息宛如巨蟒般深深攫住了他的整个心魂!

    看着从自己身体一侧延伸出去的巨大剑痕,尽管万分的不愿意,他依旧不得不承认,自己哪怕是拼了命的修炼,此生都不会达到挥手击出百米剑气的程度!

    青泉宝剑对持剑人实力有着怎样严苛的要求,做了它近十年主人的横田庆川是一清二楚!

    一名先天武者,哪怕是这个境界当中最强的巅峰级先天武者,能手持青泉宝剑激发出一道三四米的剑气就算是他真气尤为深厚了!

    百米剑气?这已经完全超脱了古武界的水平,跻身修行界绝世强者的行列了!

    而自己,能在十年之内进入先天境界,就已经是一件非常让家族和宗门长辈欣喜的事情了!

    竭力抬头看向了不远处那个手持青泉宝剑兀自打量不已的年轻脸庞,在深深意识到自己同他之间的天地差距后,横田庆川彻底低下了自己骄傲的头颅!

    “前辈!”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他语带低沉的说道,“晚辈此前唐突了!这就速速离去!”

    说罢这话,在朝着方羽凡躬了一下腰之后,横田庆川倏地转身,竟连家族长辈赏赐的宝剑都不要了,异常干脆的朝着来时的方向返了回去。

    “哼,算你小子运气好!”

    凭空得了一把中品灵剑的方羽凡在扫了小白脸的背影一眼后,低声咕哝了一句。

    然后,他将一缕不怀好意的视线扫向了那些犹自呆呆愣愣一动不动的幸川芳子一群人。

    “小姐小姐”

    看到了来自于方羽凡的那道好似凶猛的肉食动物看向孱弱猎物的幽幽目光,站在幸川芳子身后的龟田井源语带颤音地连连低声呼叫不已。

    随即,在捕捉到那个煞星眼瞳深处猛然泛溢出来的一缕绿光后,只觉自己小腹伤口一阵抽痛的龟田长老来不及去想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得罪小姐,一把拉过犹自犯怔的幸川芳子转身就跑!

    边跑他还极有心计的扭头恭声叫道:“方先生,本来我们是打算来这里为您助威打气的,不过目前看来,是不需要的!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眼见得自家长老带着小姐扬起一串尘土迅速不见了人影,剩下那些玄玉宫成员面面相觑了一阵后,忙不迭的撒开脚丫子也跟着瞬间跑得没影了!

    很快,广场上除了留下一具血淋淋的尸骸以及一大一小两道深浅不一的剑痕而外,竟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什么都不剩了!

    眨巴着自己的眼睛,方羽凡低头看着手上的灵剑,一头黑线的摇了摇头。

    靠!自己真有那么可怕吗?我只是想让你们以后没事别再来烦人而已。

    不过在感知到四周无人之后,他迅速来到了那具犹自散发出阵阵腥气的中田英机骨骸跟前,抱着不能浪费的原则,招出噬魂棒将其收进了次元空间里去了。

    “嗯,这可是相当于灵虚期修真者的先天武宗呢!应该能提炼出不少血元冥珠吧!”一手把玩着噬魂棒,一手提着灵剑,方羽凡眼瞳里闪过道道乌光的低声咕哝不已。

    大厅里。

    看着手提一把长剑走了进来的方羽凡,正一副坐立不安模样的明川优子倏地跳起身来娇声问道:“羽凡君,中田剑宗人呢?我可是听田原大叔说二师姐带着一大群人都站在他那边呢!”

    “都解决了!”扬了扬手上的灵剑,方羽凡展眉回道,“我出手,你们放心就是了。那个什么中田剑宗,一巴掌就被我给扇灭了,幸川芳子那伙人也被我给吓走了。”

    明川优子闻言杏目圆瞪的惊呼道:“中田剑宗被你杀死了”

    一旁的天妃亦用她那双泛溢出缕缕异彩的美眸看了过来。

    “怎么,他就不能被人杀吗?”方羽凡微耸双肩说道,“天妃,你这里有没有安静一点的地方,我现在很需要。”

    “你没事吧?”天妃闻言倏地挺身而起一脸关切道,“我带你去玄心苑,那里除了玄玉宫历代魁首之外,其他人是不允许出入的。”

    “只要环境安静就行。”方羽凡颔首应道。

    “怎么这样呀!”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大厅,深觉被无视了的明川优子俏脸微皱地娇嗔了一句。

    随即,在想到强如中田剑宗这样的剑道宗师都被羽凡君给杀了,她的眼瞳,彻底亮了!

    一条两旁都是高大树林的荫荫小道上,一边看着天妃那极尽曼妙的凫臀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方羽凡一边抽空问道:“你那小师侄醒了没有?若不是担心他的年纪太小恢复力不够强,否则的话,昨天救治完之后就可以让他下地了。”

    移动螓首回望着方羽凡,天妃美眸一闪柔声回道:“已经醒了。要不是遇上中田剑宗的事,早就该让他当面谢谢你了!”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方羽凡眉头微微一抖道,“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出手的,他谢不谢我没什么关系。”

    天妃闻言语带十分真诚道:“那我谢谢你总行了吧!”

    眼角闪过一缕追忆神采的方羽凡笑道:“呵呵,要是你能让我看一眼你的真实相貌,我就知足了!”

    轻轻咬了咬嘴唇的天妃深深凝视了方羽凡一眼,然后回过头去不说话了。

    见此,方羽凡就闷了一下:这是啥意思?同不同意,总得告诉一声呗!

    很快,两人就站在了一片青藤古林掩映下的简朴建筑群前。

    捕捉到了周围空气中漂浮着几丝淡淡的灵气,方羽凡颇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在天妃的挥手示意下,他徐步跨进了这个至少有百年历史的古老建筑群里。

    忽然,在经过一庭四周载满了各种散发出淡淡清香的绿色植物的院落门口时,方羽凡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在察觉到方羽凡停下的身形后,一直走在前方的天妃转过身来疑声问了一句。

    方羽凡没有回答,而是侧移两步伸手推开了那庭小院的木门,然后径自走到了小院中心一个紫绿色的圆鼎前。

    这个周身长满了青绿色的圆鼎,高有一米半、三脚两耳,在方羽凡那敏锐的视觉下,分明透过那层层的绿色看到了一抹抹淡淡的紫色不时从鼎的表面流淌而过。

    轻轻吸进一口清晨带有淡淡凉气的清新空气,方羽凡两眼闪耀着几缕神光的转头看着天妃凝声问道:“这个紫铜丹炉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

    “紫铜丹炉?难道你认识这个圆鼎?”被方羽凡眼瞳里闪耀着的摧残光泽微微晃了一下眼的天妃不无惊奇道,“它是我玄玉宫第一代魁首从华夏带回来的。不过除了第一代魁首一直把这个圆鼎当宝之外,近百年来,其他历任魁首就再也没有注意过它了。”

    抬眼打量了眼前这个着实普通的青铜圆鼎,天妃展眉问道:“看你这表情,它难道还真是一个宝贝不成?”

    闻言深深皱起了眉头的方羽凡低头看向了自己手上提着的灵剑。

    他也没有想到,在从一个海域小岛上抢到一把中品灵剑之后,又很快见到了一件至少也是上品法器的炼丹炉!

    华夏修真界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这些明明只有在九州大地才有的法器灵器,居然会在百年后出现在一个当时只有邪魔外道才会驻足的荒域海岛

    想不通其中缘由的方羽凡在深深叹了一口气后,很快就将心神重新放在了眼前这个专用于炼丹的紫铜丹炉上。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