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一概轰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码的,那些家伙统统该死!

    抬眼看到因为自己的一席话而浑身缠绕着阵阵哀怨之气的天妃,方羽凡眉间跳过一抹浓郁的煞气暗自怒骂了一句。

    而这个时候,恰恰一阵夹带着气劲的呼喝声在大厅外边响了起来。

    “赖川英子,你勾结外人打伤了我玄玉宫后起之秀,不配做我们玄玉宫的魁首!把那个华夏人交出来,然后退下魁首之位,否则的话,我们长老会一致决定联手制裁你!”

    他码的,这些人真的是不想活了!

    看着天妃的柔柔娇躯随着这道传遍了小半个玄玉宫总部的迫问声而摇摇欲坠,眼瞳之内一团幽黑光芒疯狂旋转的方羽凡扭身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飚射了出去。

    两人所处的大厅,依托着一座风格粗犷的灰白色大殿。

    在这座占地足有十亩的大殿外边,是一个堪比足球场的中型广场。

    此时,在大殿门口不远处这个山石铺就的广场前端,正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三个六七十岁的糟老头子顶着一头灰白色的头发个个神气完足、意态傲慢地居于人群前面,其中一个脑后一根细长小辫的高瘦老头眼角划过一抹得意的将将闭上了自己的嘴。

    忽然,一道挺拔的身影裹带着阵阵清风突兀地出现在了大殿门口的石阶平台上。

    看到一个异常陌生的年轻人从玄玉宫核心之地突然出现,三个老家伙齐齐脸色一变,然后那个高瘦老头扬声厉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我玄玉宫大殿?”

    居高临下俯视着众人,方羽凡眉眼一片阴晦的凝声问道:“老家伙,刚才是你在胡乱放屁?”

    耳听着方羽凡的蔑视之语,高瘦老头,位列玄玉宫四大长老之一的柳生鹤周身气息翻滚地近似于咆哮道:“来人,把这个擅自闯入我玄玉宫的胆大妄为之辈给擒下!”

    话音刚一落,就从人群里扑了出来两个眼神凌厉、浑身肌肉贲张的健壮青年男子来。

    “桀桀,送死都这么积极!”

    看着两个气血充足的青年壮汉双手箕张地飞速朝自己扑了过来,方羽凡狞声一笑,然后单手成掌迎着两人的身形轻轻拍击了出去。

    “轰!”、“啪!”

    接连两声大响过后,两团鲜艳艳的热汁当空泼洒在了大殿门前那十八阶青石台阶上。

    随即,两具只剩下了白生生骨架的人形物体“啪嗒”一下掉落在了广场上,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立时沿着广场四周蔓延了开来。

    人群里,忽地传来了一阵喉咙里声带在颤抖的轻微吸气声。

    滕川一雄瞳孔猛地一缩!

    能轻轻一掌就将两名后天初期的武者全身血肉震为肉糜,而且还不伤一点骨头,这样的掌劲,就算是自己这样的后天末期武者恐怕都不能轻易做到吧!

    尤为重要的是,拍出这一掌的还是一个看起来最多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而已!

    三个老家伙用眼神交流了一阵之后,还是由刚才那个高瘦老者运劲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无故闯入我玄玉宫?”

    “我是你大啊呸,小爷我可不想跟你们这些扶桑鬼子有任何关系!”

    声音由高到低走了一遭后,方羽凡略微一提气,然后又是一掌拍击了出去。

    “小心!”

    在见识了眼前这个年轻人那堪称恐怖的掌劲后,忽然又见他一掌拍了出来,周身寒毛直立的滕川一雄气运丹田惊呼了一声,然后身形闪转之际,远远躲开了掌劲的攻击范围。

    听得这么一声喊,刚才就被那场渗人一幕骇破了胆的一干玄玉宫成员齐齐连滚带爬地扑闪向了四周。

    看着底下狼奔豸突的一幕,方羽凡嘴角一撇低声冷哂道:“哼,小爷我想杀的人,在如今的地球上,还没有谁能躲得掉!”

    咦?怎么没有听到声音啊?

    远远四散逃开了的一干玄玉宫成员纷纷来回探寻了一番。

    “啊!快看柳生长老!”

    也不知道是谁的一声凄厉惨叫,引得众人将注视的目光齐齐投在了兀自站立在大殿石阶下一动不动的柳生鹤身上。

    只见在一百多道目光的注视下,一滩暗红色的血迹正缓缓从他的脚底下无声地淌出,很快就流淌出了一大脸盆那么一滩!

    而身形又高又瘦的柳生长老,却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一寸一寸地缩短着!

    忽然,一股微风轻轻吹过了他的身体。

    然后,就听得“哗啦”一声闷响,柳生鹤的整个身形猛地化为了一滩暗红色的血浆摔落在了地面上!

    一阵有力的抽气声随着一股更显浓郁的血腥气而在广场上空响了起来。

    柳生长老死了?玄玉宫四大长老之一、后天末期修为的柳生长老就这么被人随意一掌给拍成了一滩肉酱

    绝大部分玄玉宫成员在眼睁睁看到平日威风赫赫的柳生长老此时却只是化作了一滩暗红色的肉酱,莫不一脸不可置信、满心惶然失措的暗自狂吼道:哦!这个世界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世界吗?

    “你们两个。”

    就在众人恐惧不能自已的时候,忽地在耳旁听到了一道异常冷酷的声音。

    方羽凡单指逐一点过剩下的两个老头子凝声说道:“刚才是你们在说要赶天妃出玄玉宫是吧?这个叫什么柳生鹤的家伙居然还有了别的心思,哼,该诛!”

    该诛!

    两个隐带森森杀气的字眼震得滕川一雄和另外一个身形矮瘦的长老是一阵心慌气短。

    顾不上去想为什么刚才自己等人在路上商议的内容是如何被这个年轻人听到的,滕川一雄在深深吸进一口隐带血腥味儿的空气后,挺直了自己的身躯拧眉说道:“这位先生,虽然你实力高绝,但是可莫要忘了,这里是我玄玉宫的核心要地!而我玄玉宫,乃是扶桑三大会社之一,门下弟子数千万计!”

    双手环抱于胸,方羽凡眼瞳里划过几缕冷酷煞气幽声道:“你的意思是你们人很多?”

    说罢,不等滕川一雄张嘴回应,他即微微前倾上半身准备暴起而杀人!

    吸收了玄冥老祖几许魔灵的方羽凡,心性上正在发生着一些改变,对于一些可以杀和该杀之人,他丝毫都不会觉得心软而手下留情。

    就在他犹如猎豹扑向猎物般亮出狰狞的利爪时,一道柔柔当中又带有几分威势的女子声音忽然从大殿里传了出来:“你们这是做什么?这位先生是我请回来的尊贵客人,由不得你们放肆!”

    随着话音的徐落,周身清冷气劲缠绕的天妃从大殿里走了出来。

    她的身后,一身紫色劲装打扮、手握一把外形华丽长刀的明川优子俏脸寒霜地紧紧跟着。

    “嗯?”

    忽然察觉到现场的气氛有一点异常的天妃先是美眸微睁的扫了那两具骨架一眼,然后又将广场上的那滩暗红色肉酱看在了眼里。

    片刻后,她将注视的目光转向了浑身煞气毕露的方羽凡。

    而明川优子在看到那两具白生生的骨架后,俏脸上闪过一抹骇异同时,亦紧紧握住了自己手上的兵刃。

    迎着天妃的目光,眼瞳里乌光缠绕的方羽凡伸出右手徐徐划过场上众人说道:“这些人应该就是这三个老家伙的嫡系手下了吧?你说我要是把他们全部杀光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再有人惦记你的位置了?”

    一听这话,站在一旁的滕川一雄急了!嗯,也有可能是怕了!

    他担心要是赖川英子说出“是”的话,这个年轻人会不会像拍柳生鹤那样将自己等人给一一拍成肉酱!

    眼角余光在扫过自己身后的儿子和一干心腹手下那满脸的青白之色后,滕川一雄腆着老脸运气高喝道:“魁首,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还请这位尊贵的客人容我们解释几句!”

    站在天妃身后的明川优子在听到滕川一雄近似于求饶的喝声后,不禁异常诧异地瞪大了双眼。

    这位玄玉宫的大长老平时不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吗?怎么现在却是这么一个样子

    随即,好似猜到了什么般,身材凹凸有致的扶桑小美女双眸异彩连连地看向了方羽凡那张清气隐隐的秀气面颊。

    明川优子能猜到的事情,智如天妃又岂会不知。

    看着眼前这个仅凭独自一人就生生骇服了以滕川一雄为首的长老们的人,她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美眸一凝柔声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我玄玉宫的人”

    眼瞳内依旧充斥着道道乌光的方羽凡不依不饶的追问道:“你只需要告诉我,要是没了这些人,还会不会有麻烦来困扰你?又或者说,正是有了这些人的存在,才让你觉得身心疲惫、毫无安全感?”

    一双美眸内道道光芒闪烁不已的天妃在静静思考了片刻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既如此”乌光从眼瞳里满溢了出来的方羽凡见状颔首轻轻说道,“就让这些困扰你的家伙们全部死去吧!我令,凡是找你麻烦者,一概轰杀!凡是威胁你安全者,一概轰杀!”

    煞气四溢的低啸声犹在广场上空盘旋,一道暗劲缠绕的挺拔身影就宛如苍鹰猎食般扑向了一干神智恍惚、神情惊惧的玄玉宫长老嫡系人马!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