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阴谋逼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安静的大厅内,忽然响起了一阵轻盈的隐隐脚步声。

    收回注视窗外一株枝干虬扎的古树的目光,方羽凡倏地转身看向了一道圆形门洞处。

    在那里,即将出现一位自己不远万里、横渡大洋赶来看望一二的窈窕佳人!

    少顷。

    “你来啦。”

    一句淡淡的话语,从那道屹立在门洞下的曼妙身影的主人口中轻轻柔柔地飘了出来。

    一身素洁淡雅的浅白色服袍,一头乌黑的秀发盘成了一团,一小枝好似刚从花树上摘下来的鲜艳樱花印在了高耸的****上。

    尽管此时的天妃浑身散逸着浓郁的迷人气息,但是方羽凡的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

    遥遥注视着那张平淡无奇的面容,他挑眉轻语道:“此时此地,还不能摘下你的面具吗?”

    沉默,一丝淡淡的沉默,随着方羽凡的话音徐落而渐渐充斥在了两人之间。

    “我感谢你一接到我的电话就赶来了这里!”轻移莲步走到大厅一角,天妃站在一张古意盎然的条案旁轻启樱唇柔声说道,“刚才听优子说你们在路上遭到了伏击,你没什么事吧?”

    “死不了!”

    方羽凡语气生硬的回了一句。

    他分外的不爽此时天妃在面对自己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几分故意疏离的态度!

    难道自己眼巴巴赶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看这么一张毫无一丝表情的脸?

    随即,他颇是自嘲的吐出了一口气。

    方羽凡啊方羽凡,这个世界,并不是付出多少就能收获多少的!

    再说了,自己站在这里,看到佳人不如想象之中那样热情,难道自己就会拂袖离去不成?没那么实际吧!

    嗯,这样想的话,自己就是那种甘愿为自己喜爱的女人默默奉献的至情至深之人嘛!

    自我抚慰加调整了一番情绪后,方羽凡走了过去展眉说道:“优子跟你提了没有?刚才在来时的路上,跟那叫滕川秀吉的家伙发生了一点冲突。一路上优子还一直在我耳边提着什么中田剑宗的心爱弟子云云,没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

    “没有。”天妃晃动了螓首一下,然后一双修长葱白的手掌捧了一杯热茶递到了方羽凡的面前。

    洒然一笑的方羽凡接过茶杯一饮而尽,然后唇角带着几分柔和笑意的叹道:“喝了你这杯茶,我跑这么一趟也算是值了!”

    天妃闻言,那双深邃的美眸当中悄然划过了几抹浅浅的柔意。

    放下茶杯之后,就近坐在了一张三脚圆凳上的方羽凡仰头看着眼前的佳人凝声问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你甘愿打破你之前刻意构建的你我之间的栅栏向我求助?”

    天妃闻言,那双美眸当中忽地闪现出几分淡淡的黯然之色来。

    矮身坐在另外一张圆凳上后,天妃先是幽幽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方羽凡轻声说道:“我师父一生收了三个弟子,大师姐,二师姐,还有我。十五年前我入门的时候,大师姐就已经嫁了人并且有了一个孩子。五年前,师父预感自己大限将至,因此将我们三个弟子召到了她的身边以确认玄玉宫的下一任魁首。”

    看到方羽凡正一脸专注的倾听着自己说话,天妃忽地美眸一闪问了一句:“你知道当时师父将魁首的位置交给谁了吗?”

    方羽凡摇头,随即又补充了一句道:“照现在的情况看,应该是你。但是从你这么一问来看,应该不是。再者,我又不清楚你师父跟两个师姐是什么样的人,自是不好判断。”

    轻轻叹了一口短气后,天妃继续说道:“师父本是要让大师姐继承她的衣钵,怎料大师姐一心扑在了家庭上,因为婉拒了师父的决定,并且提议让我来接任玄玉宫的魁首。”

    方羽凡闻言眉毛一挑道:“你那二师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知道你的意思!”美眸当中闪过一丝苦涩意味的天妃启唇应道,“可以说二师姐是我们三个人当中最有抱负的人,可惜”

    神色微微一振后,她接着说道:“师父听了大师姐的提议后,改变了自己的主意,真的决定让我来做玄玉宫的魁首。然后师父把她一生的功力传给了我大限来临之后,溘然长逝了!”

    眨了眨眼,方羽凡没说话。

    你叫他救人杀人没问题,但要是讲些人生大道理安慰人的话,就不行了。

    好在天妃本非常人,在一时失控之后,又瞬间回复了清冷如水的状态。

    坐在圆凳上的两人,又逐渐沉默了下来。

    张了张嘴,方羽凡鼻端喷出了一缕短气。

    该说什么呢?

    从来就不会跟漂亮的女人搭讪的他皱皱起了眉头。

    反观天妃,不知道是因为还未彻底从刚才的情绪当中恢复过来,又或者是因为她从来就没有跟一个年轻男子独自相处过,不知道该怎样应对,却也一样没有开口说话。

    忽然,方羽凡挺直了自己的脊梁。

    “你还没说到底叫我来做什么呢!”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话头的他暗自松了一口气道。

    天妃一怔,然后一双美眸先是微微一亮,然后转瞬又暗淡了下去。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寄予了希望的人,她轻声说道:“其实这件事情应该是我来做的,但是因为其他的一些原因,我又不能亲自出手”

    “你就直说要我做什么吧。”探出上半身,方羽凡两眼灼灼的看着天妃的美眸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不会拒绝你的!”

    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感动光芒的天妃颔首应道:“我知道!其实,我叫你来,是想要你救一个人。我大师姐的儿子,小泉一郎。他被人伤了经脉,必须有一个先天宗师级高手耗费心力为他疏通经脉。”

    “就这事?”方羽凡挑眉道,“你放心,交给我了!”

    先天宗师级高手?也就是一个相当于灵虚期的修真者而已,对此时的方羽凡来说,不是太轻易的说。

    稍微迟疑了片刻后,天妃美眸一暗道:“你先听我说完。一郎他是受了一种极其阴毒的掌劲暗算,全身经脉尽断,内腑也有重创。而若是想要彻底治愈他的话,必须耗尽一名先天宗师的所有先天真气。意思就是说,必须牺牲一名先天武宗才能救得了他!”

    微微喘息了两下后,她看着方羽凡的眼睛柔声道:“你可是要想清楚了!为了救一个恕不相识的陌生人,你甘愿耗尽自己一身的真气吗?”

    “先等一等。”方羽凡倏地从圆凳上站了起来说道。

    一边在天妃面前来回踱步,他一边探听着两公里外正朝这边气势汹汹赶来的一群人的说话,同时脑子里也快速转动了起来。

    “你大师姐唔,先不说你大师姐了。你刚才说你的师侄被人暗算,然后必须有一个先天宗师级高手耗尽一身真气救他的命。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就是一个先天宗师,然后,咳咳,因为某方面的原因你又失去了一身的真气。”

    倏地转身看向了天妃,方羽凡继续说道。

    “玄玉宫这么大的家当,一定有人也很眼热对吧!你失去了一身的真气,一定不想让这些人知道,但是他们或许看了出来点什么,因此就暗算了你的师侄来试探你。我说的对不对?不过我想知道,你大师姐人又在哪里?”

    天妃美眸里闪过一抹苦笑的颔首回道:“差不多就是像你说的这样。至于大师姐”

    眼瞳里浮现出几缕黯然的她继续说道:“三年前大师姐一家人驾车出去旅游,结果在回来的途中发生了车祸,全家,就只有小泉一郎活了下来!”

    “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眨巴着眼睛,方羽凡干巴巴的叹息了一句。

    少顷,他转身看向了大厅外边,然后语带一丝冷然的凝声说道:“你师侄稍微耽搁一下没什么吧?要是这样的话,就再等一会儿,等处理完一件事情后就去治疗他。”

    天妃看着方羽凡的侧影娇躯轻轻一颤道:“你真的想清楚了?”

    “这还需要想吗?”后者转过身来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你就安心吧!我可不是那种为了帮助他人而彻底牺牲自己的人!”

    当然了,方羽凡是不会现在告诉天妃,自己已经不是当初她初次见到的那个只有灵虚期实力的人了。

    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后,他忍不住借机表明心声道:“唔,当然了,要是救助的对象是你的话,哪怕是流尽身上的最后一滴血,我也会硬着头皮上的!”

    “你这人可真是”

    天妃螓首微垂的轻啐了半句,然后又扬起头来柔声问道:“一郎他目前暂无大碍。不过这也要谢谢你!要不是有你当初给我的那块珍贵灵石的话,他根本就撑不到现在!”

    “我说怎么你的真气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呢!原来是根本没有吸收灵石里的灵气啊!想来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也一定没有好好的利用天阴符淬炼自己的魂识,呃,你说的精神思感吧!”方羽凡语带几分吃味的说道,“看来你对你那个师侄倒真是挺好的嘛!”

    天妃闻言悄然扫了方羽凡一眼,然后美眸当中闪过一抹七彩光芒的柔声问道:“你说还有事情要处理,你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吗?会有什么事情?”

    “其实这事跟你有很大关系!”方羽凡深深看进了天妃的美眸微笑着说道,“嗯,忘记告诉你了。有一个叫什么滕川长老的老家伙现在正带着一大帮子人朝这里赶,几个老头子还在嘀嘀咕咕的讨论着要怎么样才能迫你退去玄玉宫魁首之位。”

    天妃那双美眸里浮现出几分孤寂的低呼道:“他们怎么能这样!玄玉宫魁首之位,可是当初师父当着四大长老的面传给我的!”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