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出什么事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明昆三大集团,每年都要为政府缴纳多达两亿的税款。

    当然了,也许这仅仅只是沿海发达城市一家中等偏上的公司每年为当地政府缴纳税收的数额而已。

    但是这依然不能抹去这三大集团在市政府甚至是省政府大部分官员心中的重要地位!

    毕竟,西南省虽说整个地域面积位列华夏第四、人口排列第七,但是地形复杂,高原、湖泊、河流、森林、平原、丘陵,可以说除了没有沙漠之外,华夏大部分行省的地域风貌在这里都能找到。

    地域多样化,从好的方面来说,会出现许多无比漂亮、让人留恋的美丽景色。这为政府发展旅游业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

    但是从不好的方面来说,地域多样化代表着地方性的色彩很浓重,极大的限制了政府在经济领域的宏观调控,非常不利于经济建设的发展。

    到现在,西南省还有许多所谓的贫困县,而政府每年都要拨出一大笔资金扶贫款到这些地方去。

    犹值得一提的是,西南省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边界线同东南亚的几个小国家接壤。

    这些小国家经济发展落后,隔上两三年就会发生一场席卷小半个东南亚的大****!

    可以想见的是,西南省摊上这么几个又穷又乱的邻居,能大踏步发展起来才怪呢!

    不说别的,每年光是在边界线上拦截那些妄图偷偷潜过来的人,就耗费了政府不知道多大的精力!

    复杂的内部情况,再加上****的外部环境,西南省能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都已经是几十年来多届政府领导们殚精竭虑的莫大成果了!

    因此,像三大集团这样不仅每年缴纳了大笔税款,而且时不时的还出钱出力为政府解决某些问题的企业,到底在领导们的心中占有多大的位置,就是一个很显而易见的答案了。

    而方羽凡到现在为止,充其量就是一个手上掌有巨额资金的年轻人而来。

    当然了,这只是常人看到的表相而已。

    不说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修真者,光是特情处西南地区的特殊工作人员,就可以傲然俯视这片地界上的绝大多数人了!

    所以,别看三大集团在世人面前有多风光,但是在既有钱又有一点特权、自身还拥有惊人本事的方羽凡看来,只要他们惹上自己,无非也就是多花上一点点时间和心思就能彻底打倒或者吞并的小公司而已。

    胸中自有一股煌煌然傲气的方羽凡,是一点都不将力辉集团放在眼里的。

    而他此刻一脸淡然的态度,自然是将以中年男子为首的四个工地上的人给唬住了。

    他们实在是码不定,万一眼前这名背靠高级跑车的年轻人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哥,自己等人要是在言语上得罪了的话,岂不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刚才还是一副气势汹汹、趾高气扬的四人,不约而同的哑火了!

    而看着眼前中年男子眼瞳里闪烁着的丝丝忌惮的光芒,方羽凡在哂笑之余,却也没有了继续待在这里的心思。

    偏头看着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温兰馨,他脸上浮现出一抹温和的笑容说道:“兰馨姐,要不我们先回去吧?但是有一点你可千万要记住,刚才我说的那些话真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只要你同意我的提议,不出一个星期,你就能看到一个大致的结果了!”

    一股微风轻轻吹过了坡顶,在将温兰馨额前的几缕秀发吹乱了之后,又呜咽着吹向了远方。

    伸手将那几缕挡在自己额前的发丝别到耳后之后,温兰馨嫣然一笑道:“羽凡,我相信你!”

    被温兰馨那突然展露出来的一抹迷人光晕闪了一下眼的方羽凡,嘴角带着笑地半眯着双眼点了点头。

    要是兰馨姐好好的打扮一下,一定是一个能让大部分男人肾上腺素急剧分泌的尤物!

    在心里悄然的浮现出了这样一抹赞叹后,方羽凡眼角闪过一抹莫名光泽地搂着安安的肩膀转身朝迅雷走了过去。

    在缓缓驰过那条到处都是坑洼的碎石路之后,迅雷猛地发出了一声咆哮,然后在划过一抹银辉之后,疾驰着奔向了远方。

    驾驭着迅雷达到一个匀速之后,方羽凡一边手握着方向盘,一边扭头看向了后排跟温兰馨坐在一起脸上神色颇是不安的安安。

    事实上,坐在装饰如此豪华的高级跑车里,就连温兰馨脸上也稍微露出了几丝拘谨的神情来。

    看到安安像是一个木偶般一动不动,小腰更是挺得笔直,似乎担心自己哪怕动一动手指头都会将车里弄脏似的,方羽凡不无心酸的说道:“安安,放轻松点,老是把腰挺着是很累的,你完全可以靠在座椅上嘛!”

    听到大哥哥这样说,安安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在脸上闪过一抹莫名色泽之后,终于是将自己的背缓缓靠在了那触感柔滑的椅背之上。

    “兰馨姐,你总不能连安安一个小孩子也不如吧!”嘴角一抹无奈笑意的方羽凡又转头看着温兰馨说道,“不就是一辆车吗?它再漂亮,还不是让人坐的!”

    “这可是一辆高级跑车呢!”迎着方羽凡的目光,温兰馨先是一赞似的回了一句,然后却也浑身放松了下来。

    看来兰馨姐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在美容院上班的普通女人呐!

    暗自叹了一声后,方羽凡笑了一笑,然后回过头去专心开起了车来。

    一时之间,车里显得是无比的安静。

    然而过了没几分钟,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一手掌着方向盘,方羽凡一手掏出了手机。当他看到来电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的时候,不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当铃声持续又响了几秒钟之后,方羽凡接通了手机。

    “喂,方羽凡,我是罗敏,现在我和方叔姜姨是在玉林派出所,你快点来!”电话那头,传来了罗敏故意降低了音量的说话声。

    眉眼一抖的方羽凡一边降低车速一边凝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不是在练车的吗?怎么又跑到派出所去了?”

    “我们在练车的时候呀,我被发现了!”

    话刚说了没一句,方羽凡就听到电话那头先是传来了罗敏的一声低呼,然后一道粗哑的男子声音伴随着一阵嘈杂的喝骂声涌入了他的耳朵,接着,罗敏的手机被挂断了!

    脸上神色猛然一变的方羽凡丢开手机握紧了方向盘。

    “居然还敢悄悄打电话!”

    这是方羽凡从电话里听到的一个男子的喝骂声,而且他还隐约听到了一道扇耳光的清脆“啪”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兀自在脑海里嘶吼了一声后,深怕老爸老妈受到什么伤害的方羽凡在转头让温兰馨和安安坐好,然后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轰”的一声闷响,迅雷似一道银色闪电,瞬间即风驰电掣了起来。

    看着车窗外迅速驰过的模糊景物,温兰馨脸色苍白的颤声问道:“羽凡,发生什么急事了吗?”

    重新将丢在一旁的手机捡了起来的方羽凡一边按着电话键一边沉声回道:“兰馨姐,我父母那里可能出了一点事情!嗯,我先打一个电话!”

    打出石豹的电话之后,眼瞳之内频频浮现出焦躁情绪的方羽凡将手机贴在了耳朵边上,可是电话始终处在等待状态的他于是更显焦躁了!

    该死的石豹,怎么不接电话啊!

    暗自厉喝了一声后,方羽凡挂断电话然后又打给了廖开。

    好在电话响了一阵之后接通了!

    一接通电话,方羽凡就急声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当然是在教室里上课啊,老大。”电话那头,传来了廖开颇是无聊的回答声。

    “别上了,赶紧去玉林派出所!刚才罗敏给我打电话说让我赶快过去!我现在在城里,马上赶回来!”

    一口气说完话之后,方羽凡挂断了电话,然后驾驭着迅雷朝着回去的路上疯狂疾驰着。

    与此同时,一间坐满了一百多名学生的教室里,在靠近后排的位置上突然站了起来一名学生。

    “老师,我肚子疼!”

    只见这名学生在扬声打断老师的讲课后,一溜烟就从后门蹿了出去。

    看着这名胖乎乎的学生很快不见了人影,教室内立时响起了一片哗然声。

    正在讲课的这位老师可是法商学院资格最老的教授呢!居然有学生敢在这位老教授讲课的时候堂而皇之的遁走!

    一部分知道这名胖子身份的学生不无鄙视的暗自叹道:就算你家里很有钱,也不能这么嚣张吧!

    更有一两个知道这个胖子底细的学生幸灾乐祸不已: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翘课,死胖子,得罪了老教授,你会很惨的!

    “安静!”

    看到课堂上的次序有一点点的混乱,老教授脸色暗沉的低声喝了两个字。

    老教授的威名不是吹的!

    要是换作其他年轻老师这么说的话,一干心高气傲的学生们谁会买账?

    可是老教授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这些学生们就一个个乖宝宝似的挺直了胸膛就差像小学生上课时那样将双手放在课桌上的紧紧闭上了嘴。

    “谁来告诉我,刚才这名学生叫什么名字?”

    老教授那双精光熠熠的眼瞳里悄然闪过了一抹神光的凝声问了一句。

    “教授,我知道!”坐在第二排的顾波脸上压抑不住一丝喜色的举手应道,“他叫廖开,是经管系七班的!”

    颔首表示自己知道后,老教授重新拿起课本来一脸淡然的说道:“继续上课。”

    对此,一心想要看廖开好戏的顾波显得是无比失望。

    随即,他又振奋起了精神。老教授这是在打算秋后算账呢!

    西南联大背靠青山,一条国家一级公路从校园门前笔直的穿过。

    这条公路两旁,靠着联大的附近一片区域,是一栋栋高低错落的楼房和民居。

    依托着联大里几万名师生的吃喝玩乐,这片区域倒是繁华的很,丝毫也看不出来是城市边缘的郊区地带。

    在联大东南方向大概一公里的地方,正是负责这一区域治安的玉林派出所。

    别看门口挂着的只是派出所的名号,但是只要看到那一栋高有六层的办公大楼,以及停靠在大楼后边的十几辆散发着威严气息的警车和吉普车,哪怕就是一个再没见识的人也会认为这个派出所的排场,嗯,有点大嘛!

    此时在大楼二层的一间普通刑讯室内,石豹一脸暗沉的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而一副银晃晃的连体手镯无比显眼的戴在了他的双手手腕上。

    “说说,为什么要打人啊?”

    坐在石豹对面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警察,那张淡黄色的脸颊上,流露出的是一抹淡淡的讥诮神情。

    已经被铐了快半个小时的石豹再次要求道:“警察同志,我能不能打一个电话?”

    “打电话?”黄脸警察扫视了身形壮硕的石豹一眼,然后嘴角闪过一抹冷意说道,“行啊!只要你把问题都交代了,电话随便你打!但你要是拒不交代的话,哼,那就先关四十八小时再说!”

    “我交代什么问题!”憋了快一个小时的石豹忽地闷声咆哮了起来,“不要以为你们是警察就可以胡乱抓人了!还有,赶紧把和我一起抓进来的人都给放了,否则的话”

    “你活腻了?还敢威胁警察!”黄脸警察一掌拍在桌上厉声喝道,“你说放人我们就放啊!”

    狠狠瞪视了石豹片刻后,他继续厉色叫道:“居然还死不认罪!知不知道动手伤人依据法律该判几年监禁吗?告诉你,不要以为穿的人五人六的就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物了!像你这样的家伙,我每天见腻味了!”

    石豹闻言愣滞了那么一下。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只是在联大勉强算得上是一个人物而已,而这一切,无非就是仗着他姐夫刘军保卫处长的一点点权势罢了!

    黄脸警察的这么一喝,使他清醒的意识到了自己在外边,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稍微有点小钱的普通人而已。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石豹非常的担心,要是方羽凡的父母在这里受到了什么不公正待遇的话,他不知道那位主会不会迁怒于自己!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