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就这么算了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威哥,还打不打了?”

    一个头顶一撮黄毛、平时就瞧吴应财不怎么顺眼的年轻小子看着郭德威一脸意犹未尽的问了一句。

    在看到方羽凡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后,郭德威摆手说道:“住手吧,不用打了!”

    跨前两步扒拉开人群,郭二代看着地上蜷缩着的身影叹了一口气后说道:“旺财,你不会怪我吧?不过我这也是没办法啊,要不是你三番五次的去招惹方羽凡那个杀神,我又怎么会这样做啊!”

    吴应财扬起他那张青里透着白、鼻孔里冒着血、两边腮帮子鼓鼓的黑脸咧嘴说道:“威哥我我错了”

    这个家伙是真的被这一场打给揍蒙了!

    点了点头后,郭德威从鳄鱼皮做的钱包里抽出了几张红票子将之递给了地上的吴应财说道:“拿去,到校医院去看看。”

    随即,他看着其他人扬声叫道:“走,大家去听竹轩喝喝小酒!”

    “耶,威哥威武!”

    “这次一定喝他个不醉不归!”

    在阵阵的欢呼声里,郭德威带着一干小弟转潇洒地转身而去,独留下浑身狼狈的吴应财半坐在地上是一脸的呆滞、愕然!

    凉悠悠的食堂后边,一锅飘散着扑鼻香气的红汤在四周五颜六色的食材衬托下异常的醒目。

    背靠池塘而坐的方羽凡端起自己面前的玻璃酒杯朝老爸举杯说道:“爸,敬你一杯!”

    一旁的姜仕琼一脸嗔怪道:“你这孩子,东西都还没有吃呢,就撺掇你爸喝酒!”

    方正刚端起酒杯笑着说道:“啤酒而已,就当是润喉咙了!”说罢他一仰脖将杯里金黄色的液体给倒进了嘴里。

    “反正都给我少喝点!”看到倆爷子一口喝掉了啤酒,姜仕琼板着一张脸说道,“你们看廖开,人家怎么就没像你们似的还没开吃呢,就先喝上了!”

    方羽凡撇了撇嘴说道:“妈,你可别被他现在的样子给骗了!这家伙一般先是吃,然后再说喝的!”

    一直在盯着锅里情况的小胖子闻言抬起头来嘴里发出了一阵在姜仕琼看来是憨厚的笑,而在方羽凡看来却是傻笑的“嘿嘿”笑声来。

    “呀,可以下菜了!”

    一看到锅里的红浪翻滚了开来,坐在姜仕琼旁边的罗敏即嘴里一声低呼后起身将一叠叠鸭肠鹅掌牛肚给倒进了锅里。

    一股暮风轻轻吹了过来,在吹翻了几片莲叶之后,又裹挟着道道清香四散吹拂了开来。

    “小凡,今天小彤彤怎么没来玩啊?”

    一边烫着一根米粉的姜仕琼一边嘴里问了一句。

    像万里彤这样长得粉嫩粉嫩的小孩子,对她这种年龄的女性来说,杀伤力尤其大!

    昨天只是短短十分钟时间不到,聪明伶俐又乖巧懂事的小家伙就被姜仕琼给喜欢到了心尖尖上!

    “妈耶,那是别人家的娃好不好!”一边用筷子在汤锅里搅动了几下,方羽凡一边无奈的回道,“人家也只是来耍一耍而已,你还真想把她像闺女那么养啊!”

    “臭小子,怎么这么跟妈说话!”姜仕琼嗔怒的瞪了儿子一眼道,“我都几十岁的人了,还想什么闺女啊!不过要是有一个像小彤彤这么乖巧可爱又懂事的小孙女的话,那就真的是太好了!”

    “爸,尝尝这个鸭肠!”将捞出来的一根鸭肠放到老爸碗里的方羽凡笑着说道,“这些鸭肠可不是那些吃饲料催出来的鸭子身上的哦!”

    对于老妈最后一句意有所指的话,他直接选择了充耳不闻。

    “没良心的家伙!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了!”

    看到儿子只顾给他老子捞菜的姜仕琼心里吃味的低声嘀咕了一句。

    智如方羽凡,又岂会顾此失彼呢!

    手腕一抖即从冒着热气的汤锅里捻出了一块花菜的他微笑着将之放到了老妈碗里说道:“妈,给,你最喜欢吃的花菜!”

    看着碗里的花菜,姜仕琼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还差不多!也不枉我在你小的时候又是换尿片又是洗了!”

    她话音刚一落,就从廖开和罗敏那边传来了一阵浅浅的笑声。

    方羽凡一脸窘迫的看着老妈埋怨道:“妈耶,大家现在是在吃火锅呢!你老能不能不提这茬啊!”

    一旁的方正刚也不满的看了妻子一眼:儿子都这么大了,就不要伤他脸面了吧!

    跟丈夫生活了二十年,姜仕琼又怎么会读不懂他那一眼所包含的意思。

    转而想到儿子现在已经长大有本事了,的确不应该当着两个年轻人的面这么揭他的底。姜仕琼遂朝儿子歉意一笑,却也不在就这个事情发表意见了。

    看到妻子敛眉搭目的不说话了,自我感觉夫纲一振的方正刚暗爽之余又一脸正色的看着儿子问道:“听小开说你们这次考试已经结束了,小凡你感觉自己能考多少分?”

    将筷子搁在碗边上后,方羽凡笑着回道:“爸,儿子我现在的本事可是很大的!区区一次简简单单的半期考试,又怎么会难得住我呢!”

    闻言脸色一板打算教训一下儿子千万不能自满的方正刚忽然一滞,自己的儿子当然自己是比较清楚的,不说大话说到做到。

    既然儿子这么说了,就一定是没什么问题了!

    点了点头后,方正刚脸上神色缓和了下来,随即,几分淡淡的骄傲又从他的内心深处升腾了起来:谁家的儿子能像自己儿子这样白手起家拉扯起这么一个摊子!

    而若是方正刚知道自己儿子在联大是那种想上课就上课、不想上就可以不上的学生,不知道他是会继续感到骄傲呢还是板着脸督促儿子每天去上课?

    没有“如果”的是,对于儿子的学习一直都是采取放任自流方式的方正刚压根就不会知道这个情况!

    因此在又喝下一杯啤酒之后,他看着儿子说道:“小凡,我和你妈昨晚上已经商量好了,小敏不是有事要回平川么。你也不用再另外找人陪着我和你妈了。明天我们就走,继续出去到处走走看看。”

    方羽凡笑着应道:“您二老看着办就行了。反正现在咱家也不缺钱,就是去国外也没什么问题!哦,对了!”

    轻拍了自己额头一记的方羽凡探手从兜里掏出了那两枚元灵血符来接着说道:“这是两块玉牌,是我今天进城去一家寺庙里求的,你和我妈一人一块。听庙里的人说,这种玉牌常年戴在身上的话,是可以驱邪养身的呢!”

    姜仕琼接过儿子递过来的玉牌打量了几眼后询问道:“你说的寺庙是在城里哪个地方?我和你爸在来之前可是把明昆市好好逛了一个遍呢,怎么没看到你说的什么寺庙?”

    方羽凡闻言小小的汗了一下。

    果然,这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来圆呐!

    心中感慨了一声后,他一边伸手将眼前的一碟土豆片倒进了锅里一边装作不甚在意的说道:“明昆市那么大,你和我爸又怎么会仔仔细细的逛完。不过只要知道这玉牌是好东西就成了呗!可千万别弄丢了哦!”

    “你这人也真是的!问那么多作甚!只要知道是儿子的一片心意就行了嘛!”

    手里拿着玉牌的方正刚先是朝妻子说了两句,然后他转头看着儿子耸眉道:“小凡,你也知道你爸我是不喜欢戴这些东西的”

    “别呀!”方羽凡打断老爸的话叫道,“这可是儿子我费了不少心思才求来的呢!爸,我来帮你戴上!”

    说罢这话,方羽凡走到老爸跟前不由分说将系着灵符的红绳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而就在他打算也帮老妈戴上自己亲手炼制的护身灵符时,食堂经理马东从食堂后门处走了出来。

    走到餐桌旁,马东轻声说道:“大老板,石先生有事找你。”

    方羽凡闻言两眼微微一凝,然后朝一旁正吃得满头大汗的廖开说道:“胖子,你是跟我算了,你还是接着吃吧!爸妈,我出去一下。”

    在跟老爸老妈点了点头之后,他起身朝食堂后门走了过去。

    马东脸上带着微笑地朝方正刚两口子点了点头,然后跟在大老板身后也走了过去。

    “有人在金鼎轩等我谈事情?”

    食堂门口,方羽凡看着石豹饶有趣味的问了一句。

    石豹晃了晃他那光溜溜的大光头嘴角一丝苦笑的说道:“方兄弟,说来惭愧!从昨天开始我就找了几个商家调查陈明生收取赞助费的资料,结果今天下午就有人找到了我,一番敲打之后,又让我晚上七点之前务必带你一起去金鼎轩和人见见面谈谈事情!”

    “敲打你?未必然他们不知道你姐夫是保卫处的处长?”

    方羽凡撩眉问了一句。

    石豹一脸暗淡的回道:“这事就甭提了!方兄弟,你知道递话的人是谁吗?那可是万副校长的贴身助理!别说是我了,就是我姐夫来了,见了这人也得把直起来的腰给弯下去!”

    “万副校长的贴身助理?”方羽凡挑眉问道,“你说的万副校长是不是那个除了老校长他老人家之外,联大资格最老的万天来?”

    石豹点头低声应道:“可不就是他!这人在联大扎根近三十年,全校方方面面都有他的人!据小道消息说,等老校长退休了之后,会由他接任联大校长的职务!”

    “呵呵,这倒是有点意思了!”嘴角一抹冷笑的方羽凡眼底闪过一抹冷芒的说道,“搞一个小小的宣传部科长就立马蹦出来了一位实权副校长的助理!石豹,你说这中间会有什么不一样的联系吗?”

    万天来,这人方羽凡并没有见过面,更不曾打过什么交道。

    但是他曾经间接从另外一位副校长口中得知,当初在学校党委会议上,这位联大第一副校长可是给自己打上了“性格暴躁”、“手段狠毒”的标签呢!

    不知道方羽凡此刻在想些什么的石豹闻言摇晃着他那大光头应道:“有什么联系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现在要是想再动陈明生的话,有很大的难度!”

    别看石豹一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模样,其实那只是他故意装出来的样子而已!

    今天来递话的人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他心里门清的很!

    斜觑了眼角闪过几抹忌惮光芒的石豹,方羽凡嘴角闪过一抹莫名笑意的说道:“走吧,你带路,去瞧瞧递话的人要说些什么!”

    金鼎阁那栋浑身金黄色的主楼阁楼里,了了四个人坐在了一张古色古香的圆桌旁边。

    居于上八位上的一个不过三十几岁的青年男子一脸老成地朝其他人邀杯说道:“来来来,大家相逢即是有缘,先喝一杯!”

    一脸恭谨的陈明生闻言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站起身来说道:“王助理,方同学,我老陈先干为敬!”

    一旁的石豹抖了抖自己的眉头,然后一双凶睛悄然瞪了陈明生一眼。

    看到陈明生一口闷掉了几有二两的白酒,那个青年男子扬眉笑着赞道:“呵呵,老陈好酒量!”

    随即,他两眼一凝看着自己对面的方羽凡说道:“方同学,有一次我可是听樊校长夸奖过你哦!说你年少有为、一时俊彦,可是学校里众学生的榜样呢!”

    靠,睁着眼睛说他码的瞎话!

    两眼注视着青年男子身后墙壁上一副古画的方羽凡闻言撇了撇嘴腹诽了一句。

    自己要是全校学生榜样的话,联大还不得闹翻了天呐!

    随即,他收回投放在古画上的视线,转而凝聚在了青年男子脸上。

    一抹沉重的气氛悄然在这间古意盎然的包厢内蔓延了开来。

    “大家都不是太闲,有什么话就直说了吧!”

    把玩着自己面前盛满了白酒的精致酒杯,方羽凡唇角微哂地说了一句。

    青年男子闻言脸上神色微微一变,然后他单手放在桌面上两眼凝视着方羽凡轻声应道:“如此的话,我就不再拐弯抹角了!”

    停顿片刻后,他轻轻拍了一下桌面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在找人调查陈明生,但是在联大有很多人都不希望你这样做!”

    方羽凡挑眉一脸淡然道:“那么?”

    眼瞳之内闪烁着几缕精芒的青年男子敛气说道:“这事,就这么算了吧!陈明生他那天得罪了你,那么今天在这里,让他当着大伙儿的面给你道歉赔罪。年轻人,你应该听过‘凡事留一线’这句话吧!”

    “要是我不答应呢?”

    两眼探进了手上酒杯里的方羽凡唇角一抹冷意的淡然应了一句。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