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这家伙是贵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吴庆兴感觉很恼火!

    这不仅是因为让站在自己身后的两位学校贵宾看到了眼前这一场众人围观的闹剧,更是因为在这场闹剧里居然还有宣传部的人参演。

    这让身为宣传部办公室主任的自己是情何以堪呐!

    不过既然这事被自己给碰上了,自是要赶在事态还未进一步扩大之前将其遏制住。

    因此在扬声朝人群里喝了一嗓子之后,吴庆兴瞪眼朝一旁一脸神情畏缩的熟面孔沉声问询着说道:“老陈,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刚才在宣传部几个干事面前还是一副趾高气扬模样的中年男子在被质询之后,他略微哭丧着脸凑到吴庆兴跟前低声解释着什么。

    自以为将自己音量放得很低的中年男子三言两语间即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缘由告诉给了这位宣传部三把手听。

    “小凡”

    姜仕琼看到明显是一个学校领导的人出现,她心里很是不安的低声叫了儿子一声。

    随即,她又自怨自艾了起来。

    如果刚开始就离开的话,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了!要是因此而影响到了儿子在学校里的发展的话,作为父母又怎么会心安啊!

    做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儿子,方羽凡又岂会不知道此时老妈心里在担心什么,在看到那边的讲述已经结束了之后,他扭头看着老妈安慰着说道:“妈,用不着担心!这事我们本就占了理!”

    哼,就算是没占着理,这里也没人敢给你们脸色看的!

    在心里,方羽凡笃定的加了一句。

    吴庆兴在听了老陈的叙说后,先是回头看了身后一眼,然后又转回头来走进了人群。

    在诧异于方羽凡如此年轻的同时,他亦微皱着眉头说道:“几位朋友,今天是联大六十年校庆的大日子,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能不能等校庆结束了之后再说?”

    方羽凡略微偏头看着眼前这个一身气度俨然的中年男子一脸哂然道:“我们能有什么问题!本来我父母在这里坐的好好的,那几个家伙非要让人走,真以为欺负人是很好玩的事情吗!”

    停顿片刻之后,他又接着说道:“我也是联大的学生,难道就不能带着父母进来看看吗?又或者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这些所谓的干事们才刻意针对我们?”

    听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意有所指的话,吴庆兴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不过估摸着后自己一步进来的贵宾们差不多快走了过来后,他脸上带出一抹微笑的看着方羽凡说道:“呵呵,既然这位年轻的先生也是联大的学生,就更应该为学校考虑一下嘛!再过一会儿校庆就要开始了,而你看这里还围着了这么多的人,要是被来宾看到影响就不好了啊!”

    “小凡,凡事退一步吧!”

    方正刚站在儿子身边低声劝了一句。

    方羽凡四顾了一番看热闹的人群之后,眉眼微微一抽,然后又将注视的目光投向了旁边那个刚才站在人群外指挥的中年男子。

    在看到方羽凡的视线投在了自己脸上后,中年男子眼里闪过一抹冷芒无声表达出了这样一个意思:小子,悠着点,别想闹事啊!

    身为金丹期修真者的感官是何等的敏锐!

    在捕捉到中年男子眼里蕴含的几分威胁和警告之后,嘴角一抹冷笑的方羽凡扭头朝老爸老妈扬声说道:“爸妈,去你们位置上坐着去,节目就要开始了!”

    对于此刻方羽凡表现出来的旁若无人,吴庆兴眼里闪过了几分不满的情绪来。

    不过在看到事情总算是有了一个结果后,他又强自按下了那几分不满来。总不能因为这样一件琐事而让贵宾看到联大不好的一面吧!

    “赶紧疏散人群,让他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沉声朝老陈吩咐了一声后,吴庆兴转身匆匆而去。

    “是,主任!”

    低声应了一声后,老陈朝手下几个干事挥了挥手,然后一双眼睛不无带着几缕不善的看向了方羽凡。

    好嘛,他这么一瞪,就又有事情发生了!

    本就心里不爽的方羽凡在看到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看着自己,他心里冷笑之余,一股怒焰亦迅速燃烧了起来。

    两腿一抬移到了他的身前,双瞳里微微闪烁着丝丝厉芒的方羽凡凑了过去冷声问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我没有交赞助费,刚才你们就借机会赶我爸妈他们出去好让他们丢脸?”

    看到在自己的迫视下中年男子的神情稍有些畏缩,唇角一哂后他一脸鄙视道:“如果你还算是男人的话,就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感觉一股凌人的气势扑面而来压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的宣传部陈科长在脸色一阵发白之后,勉力深深吸进了一口长气。

    恍惚间,他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哪是一名联大的学生啊!哪怕当初直面党委书记的时候也未曾体会过这样一种给人莫大压力的气势啊!

    一滞之后,一抹狂怒的火焰又倏地缠绕上了陈科长的心间!

    自己就差被当面指着鼻子质问了!犹让他愤懑的是,质问自己的居然还是一个学生!

    这个学生的胆子,好大啊!

    被愤怒的火焰烘烤的头脑发热的陈科长下意识的忘记了刚才直面的凌人气势!

    只见他赤红着双眼咬牙低声叫道:“不错!我就是要让你们丢脸!你能把我怎么样!哼,我明着告诉你吧!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想安安生生的开食堂做生意了!一个学生而已,居然也敢和我们对着干!”

    对于弄垮一个食堂的生意,对于像陈科长这样挨着联大中层干部边的他来说,也就是请吃几顿饭的功夫而已。

    而深觉自己的威信受到了践踏的陈科长,脸上神情扭曲之余,更是在心里暗自发狠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年轻小子!

    玛的,一帮子就会弄权谋私的人儿!

    对于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字里行间所透露出来的赤果果威胁意味,方羽凡冷笑之余,眼角更是划过了一抹冷芒来!

    不就是手里掌有一点小权吗?小爷我要是多费一点心思跟这种人争斗的话,都是降低了自己的规格!

    靠,干脆来个釜底抽薪得了!

    这人不是要挟说从明天开始不要想自己安安生生的开食堂做生意吗?敢恐吓我?那就让他没有明天呗!

    嗯,不能太残暴!否则的话,要是肆意放纵自己的杀念的话,恐会沦入魔道啊!

    算了,小爷我心太软,就搞他个身败名裂就是了!

    眼瞳深处频频闪过缕缕幽暗的厉芒过后,方羽凡将心中的那缕杀念挥散一空,然后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邪邪笑意来。

    魂识强如金丹期修真者,已经能初步运用灵识来影响进而控制灵智生物。传说中的以眼杀人,正是对此最真实的形象描述。

    再加上方羽凡以当初吞噬一名扶桑天忍而得到的“邪影迷情”秘技为基领悟到的掌控人灵智的秘法,对付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那还不是想怎么炮制就怎么炮制!

    随随便便一缕灵识刻印在其脑海最深处,就能完全掌握其生死了!

    不过对于掌控凡人性命没有什么兴趣的方羽凡很快就将这一念头给按了下去。

    这样的家伙,无非就是仗势着自己手上有一点点的权势而已。而只要自己表现出比之更有权势的架势,不用多说什么,他就会吓个半死了!

    “权势?”

    嘴里轻声嘀咕了一声后,方羽凡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是个好东西啊!

    而随着方羽凡心念的变化,浑身毛孔直立的陈科长才像是回魂了一般从某种好似被绝世猛兽盯上了的梦魇里挣脱了出来!

    “呼呼”喘了几口气之后,直觉眼前这个年轻学生眼神异常渗人的他移动着自己的脚步朝人群移开了的空地旁挪了过去。

    “软货一个!”

    以一个不算低的嗓音吐出这句话之后,浑不将中年男子那阴沉的眼色放在心上的方羽凡将注视的目光投向了左前方不远处。

    在那里,正有一小群气质沉稳的人说笑着走了过来。

    看着在人群中心近似被众星捧月般的那道矮壮身影,方羽凡唇角微哂的低声嘟囔着说道:“洪柏涛怎么跑这里来了?难道这家伙就是刚才那人说的什么贵宾?”

    转而想到这家伙怎么说身家也有数十亿之后,方羽凡了然了。

    果然,现如今这个社会,只要你有钱,有很多的钱,即便是那些自认高人一等的知识分子们也会降低身段来迎合你啊!

    再次见识到了钱权所带来的魅力之后,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般笑意的方羽凡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准备转身打算到老爸老妈那边去安慰二老一番。

    去跟洪柏涛打一个招呼?

    自认和这个当初闹过一场的家伙不是很熟的方羽凡心里压根就没有转过这个念头!

    不过虽然他心里没有这个想法,却不意味着对方就没有这个心思。

    方羽凡那道挺拔的身影,在稍显空旷的看台前是那样的吸引人眼球!

    因此几乎是一眼之后,洪柏涛就看到了那个差点将自己一生的心血毁灭殆尽的年轻面孔来。

    “呵呵,方小兄弟,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还隔着老远,身形矮壮、一套合体银灰色休闲服饰的洪柏涛即伸出双手扬着他那张圆脸嘴里笑呵呵地朝转去了半个身子的方羽凡招呼了一声。

    你丫又不是美女!鬼才和你有缘!

    暗自腹诽了一句后,想着“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老话,方羽凡只得又转过身来扬眉看着洪柏涛淡然问道:“你不在平川守着你的矿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对于方羽凡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洪柏涛丝毫不以为杵,反而在自然的收回自己的双手之后笑着回道:“这不是应一位朋友的邀请来这里看看么!怎么,方小兄弟你也是来这里看表演的?”

    闻言,方羽凡微耸了一下双肩,然后嘴里不咸不淡道:“我是联大的学生,不在这里又去哪里?”

    “你是这里的学生?”洪柏涛不禁微微瞪起了双眼语带诧异的低呼了一声。

    他压根就没朝这方面想!

    方羽凡一脸淡然的扫了洪柏涛一眼:“很奇怪吗?”

    愣怔片刻后,洪柏涛一脸笑意的说道:“呵呵,不奇怪,不奇怪!”

    两人兀自在那里交谈了几句,却使得站在一旁的一小撮人心思动荡了起来。

    “涛哥,你们认识啊?也给我介绍介绍呗!”一道稍显厚重的男中音忽然在洪柏涛身后响了起来。

    方羽凡抬眼一望,发现是刚才离洪柏涛最近的一个大概三十五六岁的长发男子,一副色彩炫丽的宽幅眼镜将其整个面部遮掩了三分之一有余。

    洪柏涛侧移一步扭头看着眼镜男笑着说道:“风老弟啊,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方羽凡方小兄弟!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奇人哦!”

    转回头看着方羽凡,他又指着身边的这个男子说道:“我旁边这位是国内新晋的一线导演风郎,小兄弟你要是经常看电视的话,最近播得最热的一部片子就是他拍的!”

    “小兄弟还是一位奇人?”眼镜男唇角浮现一抹弧度的灿然说道,“以后有机会我可是要见识见识呢!”

    方羽凡闻言眉头微微一皱。这人的语气,他听着有点不舒服!导演?很有名吗?可惜的是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电视了啊!

    在洪柏涛两人身后,吴庆兴站在一名联大副校长身后神色微有些复杂的将注视的目光收了回来。

    没想到这名学生居然会跟洪董这样的富豪有联系,而且从他字里行间表现出来的架势,分明是在用一种俯视的态度在跟人交流!

    而另一旁,陈科长更是两眼闪烁着惊惧光芒的久久凝视着方羽凡的侧影。

    对于今天来参加校庆的来宾底细,他自是清楚个八九分。

    而正是清楚,他才被吓了一大跳!

    洪柏涛是什么人?

    那可是身家亿万的顶级富豪啊!

    这个叫方羽凡的年轻人不就是一个父母普通、自己开了一家小小食堂的普通学生吗?怎么在面对洪柏涛这样的豪商的时候,居然还是一副倒理不理的架势!?

    或许觉得自己已经惹上了一个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之后,陈科长的脸呐,雪白雪白的!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