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罗敏的心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石之韵”的包房内,方羽凡拉开一张长背木椅朝老妈说道:“妈,你坐这里。”

    “别管我!去照顾娇娇和敏敏吧!”姜仕琼坐到椅子上后扭身朝儿子指点道。

    方羽凡闻言先汗了一下。

    不就是上了一个楼梯的功夫吗?老妈怎么就连“娇娇”都喊出来了!

    不过在老虎视眈眈之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跨出两步伸出双手拉开了两张椅子来。

    接着在老妈微带赞许的注视之下,方羽凡扯出了一副笑脸朝两个女孩子柔声说道:“两位美女请坐!”

    “羽凡,这个包间挺不错啊!居然还在中间摆了一个石炉子!”方正刚在扫视了一番包间里的摆设后,尤其对那个石质烤炉非常有兴趣的说道。

    挨着方正刚坐下的廖开闻言笑着说道:“方叔,这主意还是老大他想出来的呢!如今的大学生,玩的就是一个稀奇,现在这个包间最起码得提前一天预定呢!”

    环首打量了一下包间里的优雅环境之后,姜仕琼颇是感慨的轻笑着赞道:“呵呵,没想到儿子进到大学倒是越发的能干了!老方,你没发觉几个月不见,小凡他都变好看了吗?”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故意做出一副意气风发状的方羽凡在引得老妈眼角止不住地泛起了几分笑意后,他又转头看着老爸问道:“爸,你可是最喜欢吃面食的了!要不要尝尝这个烤炉烙出来的面饼味道如何?”

    “好啊!”方正刚欣然应诺道。

    这个时侯,廖开充分发挥出他作为小弟的职能来。

    掏出手机跟下边交代了一声后,他笑着朝方正刚说道:“方叔,事情已经交代下去了。大概两分钟,烤炉就有足够的温度来烙东西了!”

    果然,隔了不到两分钟,一股高温就从石质烤炉上蒸腾了起来。

    而一盘盘冒着热气香气的菜系也纷纷端了上来。

    “你们先吃着,我烤几个饼。”手上揉着一团白面,方羽凡朝坐在餐桌上的二老说道。

    坐在姜仕琼旁边的罗敏在迟疑片刻后柔声说道:“姜姨,方叔,我去帮忙。”

    另一边的钱娇娇也觉得自己一个人坐着不是很好,因此也在甜甜一笑之后,起身朝方羽凡那边走了过去。

    廖开兀自坐在椅子上不挪窝的笑着说道:“呵呵,我就不去了,在这里陪方叔和姜姨。”

    方正刚和姜仕琼不禁偏头看向了儿子在两个女孩子的帮助下烙起了面饼来,良久过后,鼻子里闻着淡淡的面香味儿,两人均嘴角露出了一抹掩饰不住的喜悦笑容来。

    小眼睛滴溜溜转动着的廖开嘴角带着一丝窃笑的在心里无良暗道:嘿嘿,估计这个时候方叔和姜姨一定是在想着以后该抱几个孙子的事情吧!

    嗯,这个烤炉应该可以再好好改进一下的!

    一边手上利落的将一块块薄薄的面饼放在了石板上,方羽凡一边心中暗自忖道。

    记得五行属火的符咒里好像有一种简单的困火符咒,只要将之用一定量的精金刻在石板四周,差不多可以将散逸出来的大部分火行能量给束缚住的。

    这样的话,只要不是将双手直接放在石板上,就应该不会受到高温的侵袭了。

    一旁的钱娇娇在看到方羽凡颇是简单的就将一片片散发着扑鼻香味的面饼烤了出来,她也忍不住跃跃欲试了起来。

    哪知道看着容易做起来难!

    这不,刚把一块生的面饼放在石板上,她的两根手指就被石板上的热气给烫了一下。

    “哎呀!”嘴里低声叫了一声后,钱娇娇皱着她那娇俏的小脸微微嘟起了嘴来。

    “没事,过去用冷水冲一下就行了!”

    在伸出沾满了面粉的右手轻轻抓过钱娇娇的小手大概看了一眼后,方羽凡笑着对她说道。

    “哦。”钱娇娇点了点头,然后小脸羞红的转身朝水管那里走了过去。

    于是,烤炉边就只剩下了方羽凡和罗敏两个人。

    在等着面饼烤熟的时间里,方羽凡扭了扭脖子,然后看着站在一旁的罗敏轻声说道:“这段时间让你费心了!”

    罗敏好似没有想到方羽凡会跟自己说话一般,愣怔了片刻后她有些无措的回道:“哪里的话,我还要谢谢你收留我呢!”

    看着眼前这个有着六七分姿色的女孩子,方羽凡眼角闪过一抹莫名的光芒来。

    停顿片刻后,他挑眉说道:“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罗敏听到方羽凡这样问,那双充满了灵气的眼瞳里一抹黯然一闪即逝。

    沉默了一会儿后,她微微摆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呢!以前都只是在平川一带生活,或许以后还是会回到那里去吧!”

    “你的家人呢?”方羽凡伸手将面饼翻了一面后问道。

    嘴角泛起了一股苦涩意味的罗敏一脸慨然道:“十岁的时候我爸和我妈就离了婚,我跟着我爸住,我妹妹跟着我妈,记得那时候虽然日子过得很苦,可是我依然觉得很幸福!只是后来我爸又结了婚,然后就一切全都变了”

    真是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故事啊!

    轻轻感叹了一声后,方羽凡尽量斟酌着自己的用词低声说道:“怎么说呢!尽管我不知道,而且也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当初骗我爸妈他们把你带在身边,但是现在你必须要明白,每个人都应该有她自己一个人必须要走的路!况且,你总不能一辈子都和我爸妈他们在一起吧!”

    “你的意思我明白!”罗敏用她那双方羽凡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很有灵气的眼瞳看了餐桌那边一眼后语气低沉的说道,“姜姨和方叔都是好人,这段时间我和他们在一起感受到了我十岁以前感受过的那种家的温暖。这就够了!人不应该太贪心不是吗?”

    这的确是罗敏的心里话。

    当初第一次看到姜仕琼和方正刚的时候,她恰恰听到了从姜仕琼嘴里说出来的“赌石”、“玻璃质地”、“九千万”等几个字眼来。

    意识到这是两个刚刚赌石成了千万级别的有钱人之后,罗敏的职业毛病就又发作了。

    一番手段之下,她颇是轻易的取得了几乎是毫无戒备心的两人的同情心。

    哪成想这对中年夫妇的儿子居然就是刚不久将自己等人收拾了一次的那个年轻人,这让当时的罗敏心中一直哀叹自己运气不好!

    谁知道峰回路转,眼前这个浑身气质大变的年轻人当时并没有直接揭穿自己,反而似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一般。

    这使得罗敏那个时候心里产生了一丝侥幸的想法。

    之后经过厉家山庄一行的所见所闻,自己彻底熄了想骗人钱财的打算,然后抱着一种模糊的想法继续跟在了姜姨和方叔身边。

    这一个多月以来同两人相处的一点一滴,逐渐唤醒了自己年少时的那份对家、对父母的眷恋,因此除了尽心尽力的照顾好姜姨和方叔外,其他的就再也没有想过了!

    也罢,正所谓好聚好散,况且自己也是时候回去看看几年未曾见过的父母亲了!虽然他们只是一味的跟自己要钱而已!

    两眸微微失了神采的女孩嘴角划过一抹苦笑的心思翻滚不已。

    看着罗敏嘴角的那抹涩然,方羽凡不禁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怎么感觉自己是在做一件坏事一般!

    随即他又微微摆头将这个无稽的想法而挥散了去。

    总不能让罗敏继续跟爸妈待在一起吧!

    这算什么事?

    难不成还真像老妈说的那样,她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未来媳妇儿!?

    开玩笑也不能这样开吧!

    不说自己对她根本就一点想法都没有,光是一想到当初这个叫明丫的女孩子在人前那堪称娴熟的演技所带来的震撼,就什么都不必说了。

    “你放心吧,待会儿吃完饭之后我就会跟姜姨和方叔告别的!”低头看着散发着阵阵高温的石板,面颊上浮现出几抹红晕的罗敏低声说道。

    方羽凡闻言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来。

    斜视着女孩的侧脸,他不知道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情流露?

    将面饼又翻了一个面后,方羽凡沉声问道:“还是回平川?”

    “嗯。”罗敏点头应道,“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离平川这么远呢!”

    将最后一块烤熟的面饼放进磁盘里之后,方羽凡简单说道:“如果你回平川没什么事的话,倒是可以请你帮我做一些事情。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放心,只要你用心做,不会比你以前挣的少!”

    两眼微闪烁着一抹亮泽的罗敏抬头看了方羽凡一眼后又埋下头说道:“让我考虑考虑行吗?”

    “我无所谓!”方羽凡微耸双肩说道,“要是你想做的话,打电话告诉我就行。嗯,什么时候都可以!好了,先不说这些,过去吃饭了!”

    餐桌上,姜仕琼可算是忙开了,就见她不是夹菜给钱娇娇就是舀汤给罗敏。

    一旁的方羽凡终于是看不过去了,他起身夹了两片脆嫩的菜叶放到老妈碗里说道:“妈,你也要吃啊!要知道这菜可是你儿子亲手种的哦!”

    “你种的菜?”姜仕琼闻言讶异了,“你什么时候会种菜了?”

    方羽凡闻言一滞,貌似自己从小到大还真就没有种过什么菜!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喧闹声忽然在“石之韵”的门口响了起来。

    然后,包间的门被人从外面猛然推了开来,接着,一道略显嚣张的声音迅速传进了方羽凡等人的耳朵:“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把我订的包间给占了”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