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我回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联大校长办公室内,老校长和刘亚伦对面而坐在了两张沙发之上。

    “不知道刘书记来找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事吗?”老校长两眼微眯的问道。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眼前这位从神都来的党委书记这半年余来到这里的次数可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刘亚伦端起原木茶几上的一杯茶水作势轻抿了一小口,然后眼瞳内闪过一抹郝然和几分凝重的说道:“老校长,凌晨3点过的时候,那个叫方羽凡的学生就被军方派来的人给带走了!”

    “什么!”老校长两眼微微一瞪的失声叫道,“你怎么不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方羽凡居然被军方的人给带走了!那自己刚才在会议上的一番表态岂不是白费了!

    不顾刘亚伦脸上神色的几分不自然,老校长起身在空地上来回走了起来。

    人都被带走了,自己又拿什么跟老杨交待啊!暗自哀叹了一声后,老校长语带不满的说道:“不管怎么说,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就该有我们学校自己来解决!居然任由外人将自己学校的学生给带走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会给学校的声誉造成多大的冲击吗!”

    脸上闪烁着丝丝怒意的老校长继续说道:“那个学生因为什么而伤的人,你不应该不知道吧!哼,一群仗着家里很有势力就飞扬跋扈的世家子弟,要不是学校只是刚刚”

    停顿了片刻之后,在刘亚伦的仔细注视之下,眼前这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无奈的表情来。

    老校长也有穷力的时候啊!

    暗自感叹了一声的刘亚伦起身走到老者的跟前脸上带着一丝愧然的说道:“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太晚,人已经被带走了我才知道的!后来又考虑到这件事情影响实在太大,万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因此就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您老!”

    “算了,这事也不能怪你,毕竟才来不久而已,各方面的事务还未完全理清楚。”

    抬头看着刘亚伦,老校长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的接着说道:“你也不要有什么想法!要知道,你可是党委书记,有学校的最高领导权啊!我这个校长都要执行党委的有关重大决定并接受党委的监督呢!”

    “老校长德高望重、功勋彪炳,我又有什么资格来总揽全局!”刘亚伦此时的脑子很清醒,因此并不会因为老校长的一番话而产生什么自得的情绪。

    在华夏的政治体制当中,党政关系是一个重要的概念。具体到大学,则表现为党委书记和校长之间的关系。

    诚然,华夏高校目前实行的是“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即党委书记有纵览全局,协调各方的职责。

    但是刘亚伦知道,若是将西南联大比作一个大家庭的话,老校长就是这个大家庭的家长!

    老人用一生的精力和心血守护并壮大着这个大家庭,而自己则是一个相当于上门的外来女婿而已!

    尤其要命的是,自己这个外来女婿来上门可是打算掌这个大家庭的权的!

    但是家庭成员们究竟会听哪个的?

    嘴角一抹晦涩笑意的刘亚伦暗自叹道:老校长说的话,谁人敢不听!老校长吩咐做的事,谁人敢不做好!

    迅速按下心中的一抹莫名情绪之后,刘亚伦看到老校长尽管面色依旧红润,可是一丝疲惫却悄然浮上了他的眼角,他遂和声说道:“老校长,刚才会议上讨论的问题我会督促他们办的。您老多注意休息,我就先回办公室了!”

    “去吧。”颔首应了一声后,老校长也转身朝办公桌后边走了过去。

    看到办公室的门轻轻合上后,老人眼角闪过了一抹暗色,随即抬起手臂拿起了话筒来。

    “喂,是李政委吗?是我,老赵,跟你打听一个事儿,今天凌晨军区特种大队派人从我这里带走了一名学生,我想问问这个学生现在怎么样了?什么,你不清楚?行,那你帮我问问,等你电话啊!”

    挂断电话,老校长轻轻吁出了一口气,然后一抹怒芒悄然从他脸颊之上一划而过!

    保卫处是在干什么吃的!居然任由自己学校的学生被人带走!

    心头袭上一口闷气的老人随即又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丝毫不客气的喝道:“刘军,赶紧给我滚过来!”

    可以预料的是,保卫处某些人要倒霉了!

    上午十点过,正是联大校园最安静的时刻。

    搭着便车去特情处2队驻明昆市的办事处逛了一圈顺带拍了几张生活照之后,方羽凡又公车私用的被人载到了校园的大门口。

    短短二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又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方羽凡觉得很有必要好好的想一想。

    因此在制止潘国立径直开进校园的举动后,他下车独自一人走在了大门旁边的一条种满了洋槐花树的小径。

    军营一行,为方羽凡又打开了另一扇世界的大门。

    原来,权势还可以这么用!

    若不是自己灵光一闪经由“云光飞舞”的诱发而学会了天玄御灵神风诀的话,恐怕现在已经背负着一个不甚光彩的罪名做了枉死鬼吧!

    拥有强绝的实力,才能在这个人踩人、人压人、人吃人的社会做那人上人!

    这一点,在方羽凡御使着巨大风柱将无数手握利器的精锐大兵们给搅得七零八落的时候就已经非常清醒的意识到了!

    微仰着头吸进一口带有淡淡花香的空气之后,他的嘴角扩散开了一抹幽幽的笑意来。

    望着在丛丛绿意掩盖下的层层建筑,眼瞳之内盘旋着一团深邃漩涡的方羽凡双手探出做环抱状轻声说道:“我回来了!”

    浑身清气缭绕之中,他斜斜穿过树林朝大门口那条大道上走了去。

    既然回来了,就得光明正大的从迎新大道走进去呗!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方羽凡心中对自己说道。

    异常宽敞的迎新大道上,一道异常挺拔的身影异常狂放地走在了大道正中央。

    事实证明,人狂有祸!

    一道拐弯的口子上,忽然杀出来了一辆外壳铮新瓦亮的奥迪轿车!

    然后在“吱”的一声响声过后,奥迪停在了离方羽凡前方不到半米的地方。

    而事实上,要不是方羽凡反应神速稍稍后退了几步外,此刻恐怕就已经发生人撞车的交通事故了!

    靠哦!怎么连在学校里走路也能遇上危险!我说你开车就开车呗,干毛搞得像是赛车啊!

    扫了敞开了车窗的车里坐着的两个男女一眼,方羽凡嘴角一撇之后提脚绕过了车头。

    他本不欲找事,怎料坐在驾驶室位置上的那个长得颇是肥头大耳的家伙却探出上半身来怒声喝道:“你丫找死可以自己买一根绳子去那边林子里上吊啊!”

    玛的,有车了不起啊!眨巴着眼睛,方羽凡脸色不虞的看向了眼前这个脖子上戴着一条手指粗金色项链的家伙。

    然而下一秒,他微有些诧异的看到这个刚才还是一副气势汹汹模样的家伙在仔细看了自己几眼之后脸色一变、身体一缩,然后发动汽车“轰”的一声就飙出了老远!

    “切,神经病!”看着扬长而去的轿车,方羽凡唇角微哂的轻嗤了一声的同时,心里也暗自嘀咕了开来:丫的,算你跑得快!要不然的话,小爷我就让你坐着车轮子带着小妞出去兜风!

    坐在开车小子旁边的,是一个饱满、曲线诱人的年轻女孩子,在眼角余光看到自己的小开脸色有点不对劲之后,她放下手上的手机嗲声问道:“亲爱的,你怎么了嘛?”

    “你没看到刚才那个人是谁吗?”小开一脸犹有余悸的颤声说道,“保卫处是干什么吃的啊!昨天才把人抓进去,怎么今天人就放出来了!”

    年轻女孩子先是神情一惑,随即妆容一变失声惊呼道:“你说刚才那个挡在我们车子前面的人就是昨天我们在大厅里看到的那个被保卫科的人抓走的‘血腥暴徒’?我的天呀!”

    “不是那个一手放翻了几百号人的‘血腥暴徒’又是哪个!呼幸好我反应快把车开走了,要不然的话,他一定会拆掉我这辆刚买的新车才肯罢休的!”

    小开满脸的庆幸说道。

    史六是一名隶属保卫科的保安,平时的工作就是巡查联大周边的治安情况。

    今天看到天气很是不错,因此他腰带上别着一根塑胶棒晃晃悠悠的在校园内巡视了起来。

    当他走到迎新大道口的时候,耳朵里忽然听到了一道刺耳的刹车声音。

    不用看史六也知道,一定是哪个公子哥在驰过那条弯道口的时候没有减速,现在指不定又撞上人或树了呢!

    想到交通事故亦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史六遂朝事故现场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他看到迎面走了过来一个面相很是熟悉的年轻人。

    下一秒,史六的脸色迅速变幻了起来。

    这个人不正是自己昨天一路押送到保卫科的那个人吗?什么时候跑出来了!呼我一个人肯定是搞不定他的,还是赶紧通知领导吧!

    “你说什么?方羽凡他回来了”校长办公室内,老校长手上拿着电话一脸惊异的失声叫道。

    怎么就回来了?自己这边都还在想法子找关系打算把他从军区特种大队营地里给捞出来呢!他怎么就回来了!

    惊异片刻之后,老校长朝电话那头的保卫处刘处长问道:“是他一个人回来的还是有人陪着?人没什么事吧?嗯?一个人回来的,看起来没什么异常。行,我知道了,迅速把他给我带到办公室来!”

    放下话筒,老校长一双短眉紧紧皱了起来。

    这个惹事的小子没什么背景啊,但是为什么能毫发无伤的从戒备森严的特种大队营地里脱身而出呢?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