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云光飞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男子精英社的大厅里,气氛诡异的沉凝了下来。

    隐隐从楼道上传下来的嘭嘭一阵轻响和那若有似无却又连绵不绝的凄惨叫声,骇得十几个提着胆子留在大厅里的学生们两股颤颤不已。

    “我看我们还是走嘛!”

    一个双手紧紧按在自己饱满上的身材火辣的年轻女孩子俏脸微白的颤声跟同伴说道。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不亲眼看个明白,最后一定会后悔的!”

    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虽然两腿在轻轻颤抖,却依旧一脸兴奋的低声叫道。

    “是走还是留?”和张科伦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杜军问询道。

    预感到上面正在发生一件惊心动魄大事件的张科伦闻言咬了咬牙说道:“再等等看!”

    一旁的王泽楷出声发表着自己的不同意见:“我看大家还是走吧!刚才可是上去了有数百人,要是待会儿有什么变故的话,我们三个男生倒是没什么!万一有什么意外的话”

    说到这里,他两眼饱含着担忧的看向了王欣怡。

    “学长”王欣怡神情微动的轻声低呼了一声。

    正当张科伦一脸暗沉的看着两人在那“眉目传情”的时候,一道清秀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帘一角。

    “请问,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这道清秀身影的主人,一个长着一张清秀脸庞的清秀男子和声朝站在大厅一角的众人清声问道。

    张科伦一边朝这个清秀年轻男子走去一边嘴里问道:“你是社里的会员吗?怎么没有佩戴标牌?”

    清秀男子在扫了张科伦佩戴在胸前的铜质标牌一眼后微笑着说道:“忘带了。请问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打电话给社里的人都没有人接?”

    “发生大事情了!”张科伦凑近清秀男子脸上带着几分震惊、一抹骇然的说道,“一个叫方羽凡的学生单枪匹马闯了上去!”

    “是这样啊,谢谢!”清秀男子朝张科伦点了点头后,绕过他的身体径直朝电梯走了过去。

    张科伦看着这个年轻男子站在了电梯门前,他十分惊讶的扬声问道:“你想上去?太危险了啊!刚才可是有几百个拿着棍棒的人冲了上去呢!”

    “几百个人这么严重?”清秀男子闻言嘴里低声自语道,“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该把副会长他们的手机号码给存下来的!”

    转头朝张科伦颔首示意了一下后,他回头提脚跨进了打开的电梯门。

    西南联大党委书记办公室内。

    “书记,刚刚接到保卫处的报告,说有一部分学生携带着管制器具闯入了男子精英社的大楼。”

    一个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的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身体笔直的站在一张古色古香的办公桌前说道。

    党委书记刘亚伦抬起他那梳着一丝不苟黑发的头来沉声问道:“保卫处有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没?”

    青年男子眼角闪过一抹惊异的回道:“有。说是有一名学生在大厅里和精英社的社员发生了矛盾,然后双方之间打斗了起来。”

    闻言皱了皱眉角的刘亚伦放下手中的钢笔凝声吩咐道:“叫刘处长迅速去控制住局势,然后调查清楚事情的缘由,一个小时后我要看到事情的结果。”

    “是,书记。”青年男子微垂着头应道。

    “等一下。”青年男子转身之际,刘亚伦开口止住道。

    “书记还有什么吩咐?”青年男子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问询道。

    沉吟片刻后,刘亚伦说道:“这事先告诉老校长一声,问问他的意见是什么?”

    “是,书记。”颔首应下的青年男子转身朝门口走了过去。

    门关上之后,宽大的办公室里沉静了下来。

    看着眼前摆放着的一件划满了新鲜标记的文件,刘亚伦在两眼频频闪过缕缕清光后,又拾起了钢笔来。

    男子精英社大楼的第六层空间内,此时是哀鸿声一片!

    划痕凹坑遍布的地板上,凌乱的躺着无数婉转呻吟的身影,在一些倒塌下来的钢制铁架上也堆满了脸色歘白的人。

    空间正中央,方羽凡嘴角含着一丝浅笑地屹立不动。

    在他的右手掌心上方五厘米虚空处,凌空漂浮着一朵气尘激荡的灰白色云团。

    这朵云团直径有近十二厘米,中心最厚处八厘米左右。

    粗略一看,它就像是一团被灰尘弄脏了的棉花糖;待得细细一看,却又被它体内一丝丝玄奥移动的淡淡细流吸引了全部心神!

    这是一团混合了方羽凡一部分精气神和武道奥义的真劲气流。

    而若是被古武界那些先天宗师们看到这朵气团的话,他们一定会惊呼出声道:“这可是掺杂了先天罡劲的先天秘技呀!”

    先天罡劲是什么玩意儿?

    寻常武者在达至后天末期的时候,一身内气会逐步凝练,然后量变引起质变,十份内气会凝练成为一份内劲。

    若是继续猛进达至后天巅峰时期,一身内劲则继续凝练,然后继续量变引起质变,十份内劲会凝练成为一份罡劲。

    有那大毅力、大机缘之辈堪破武者之极限进入先天之境,一身罡劲则借先天一缕真气的帮助逐渐转变成为具有莫大威力和生机的先天真气。

    用先天真气催发的武技,就是所谓的先天秘技了。

    凝练的罡劲越浑厚,转变过来的先天真气则越充沛!

    先天真气进一步凝练,就是所谓的先天罡劲了!

    一份的先天罡劲,完全抵过千份的内气而有余!

    这也是为什么先天武宗在面对后天武者的时候所具有的绝对实力压制的绝大部分原因之所在。

    不过这朵掺杂了所谓的先天罡劲的气团,在方羽凡看来,也就是一团比之真元力量要稍稍强大一点的真劲之类的东西而已。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修真者的真元就比不上所谓的先天罡劲。

    笼统说来,两者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东西。

    就好比一坨铁块肯定是要比一块玻璃质地的翡翠要坚硬的多,但是总不能就说铁块的价值要比翡翠的大吧!

    环首四顾了一番周遭好似被一股龙卷风肆虐了好久的空间,方羽凡眉眼悄然抖了一下,随即又低头看向了手掌上方漂浮着的云团。

    “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呢?”他低声自问道。

    别看现在这朵气团看起来一副温顺的模样,可要是方羽凡收回那镇压在其表面的真识的话,蕴含在其内的沛然气劲就会立时爆发!

    到时候,一场小型的龙卷风暴能在摧毁这层空间里的所有东西之后因为能量的耗尽才会消散!

    在满耳的呻吟声里沉吟片刻后,两眼微亮的方羽凡御使着这朵气团漂浮到了自己身前。

    轻轻吸进一口短气之后,靠着之前领悟到的武技之道的奥义,方羽凡返本逐源双手跃动着掐出一道道模糊的印诀将这朵气团重新化为了一团团的无形气流。

    “呼呼呼”

    一阵类似于狂风嘶吼的声音渐渐从方羽凡的身体周围传递了开来。

    一缕缕若有似无的白色光点在散逸出一条条隐隐的云带后,飞舞着融入到了四周的虚空之中。

    胸中升起一股清气的方羽凡脸上闪过了一抹莹莹的光泽来。

    感知到空间之中不断飞舞的光斑云带,他淡淡一笑的说道:“似乎自己也创出了一招不错的武技呢!既然如此,就叫你‘云光飞舞’吧!”

    携带着一丝自创武技的淡淡窃喜,方羽凡在挥指点爆了墙角的监控探头后,身躯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

    监控室内,赵东升等人一脸骇然、焦急的望向了屏幕,可是随着时间的快速流逝,从六楼到七楼的监视画面迅速变为了漆黑一片!

    “他来了!”孙思凯紧紧握着双拳脸上无比涩然的沉声说道。

    “是要来了!”赵东升脸上神情莫名的凝声说道。

    随即,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刚刚那一幕幕几让人怀疑是在观看特技大片的顶级动作电影来!

    吴宇鹏两眼闪烁着丝丝暗红色厉芒的狞声说道:“来了又怎地!未必我吴宇鹏还会怕他”

    随即,他从衣服下摆出掏出了一件让顾波看到了脸色大骇、韩世勋神情大变的东西来。

    “枪!?”

    顾波伸出右手一根手指语带颤声的低声呼了一句。

    深吸一口短气迅速镇定下来的韩世勋两眼闪烁着不满之光的看着吴宇鹏沉声质问道:“吴宇鹏,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打算在学校里开枪不成!”

    “呵,居然连枪都有啊!果然不愧是背景雄厚的大少!”

    正当吴宇鹏脸色一沉回应韩世勋的质问声时,一道陌生的哂笑声忽然在暗寂的监控室里响了起来。

    几人闻声脸色齐齐大变,吴宇鹏更是满脸都是狰狞的厉声吼道:“你在哪里?赶紧给我滚出来!”

    “你这人也太不懂礼貌了吧!客人上了门居然还摆出这副凶巴巴的样子!不过我这人脾气很好,你让我出来,我就出来喽!”

    随着这道隐带促狭的声音,在一阵沉闷的响声之中,在五人瞪大了双眼的注视之下,那扇铁门仿佛是被一双无形巨手揉搓着一般凭空慢慢缩成了一团铁疙瘩!

    “我进来了哦!”

    伴随着一道沉闷的硬物坠落在地的“嘭”声,一个身形挺拔、上身套着一件简单T恤、下身穿着一条普通长裤、脚上拖着一双塑料拖鞋的年轻男子倏地出现在了几人眼帘之中。

    “去死!”

    吴宇鹏两眼射出两道厉芒地举起手上握着的手枪朝方羽凡的身影连连扣动了扳机。

    一连三声枪声在迅速穿过原先铁门的地方传遍了整个楼层之后,又沿着楼梯快速传递了下去。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