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狮子开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人上了?”方羽凡环顾了一番众打手,随即厉声喝道,“不敢上了就赶紧滚!”

    对于这些给人卖命的打手,方羽凡虽然心中无比的鄙夷,却也不会为难他们太甚。

    否则的话,他一早就掏出天云残剑吸了这些打手的气血了!这些常年锻炼的壮汉们,一身气血还是很充足的嘛。

    先把正主找到,然后再去把那些动手打伤夏大哥的打手给揪出来!这就是方羽凡在闯进来之前心里抱的打算。

    先让下命令的人得到教训,然后再让那些辣手重伤夏大哥的人品尝一番那种骨断筋裂的痛楚!这是他在闯进来之后心里的想法。

    一干壮汉们一脸迟疑的来回看着自己身边的人。

    打吧,明显打不过;逃吧,又没有带头的。

    这很让这些个胳膊上能跑马的汉子们为难呀!

    “滚!”方羽凡不耐烦了,重重一脚跺在了地面上。

    一道隐隐的震动过处,在一干壮汉骇然的凝视下,方羽凡双脚踏立的坚硬石板上龟裂出了好几条扭曲的裂缝!

    一阵隐隐的吞咽唾沫的响声从壮汉们的喉咙里整齐地响了起来。

    很快,一个右胳膊软软耷拉着的矮壮汉子苍白着脸转身奔走了。见有了带头的,其余壮汉亦纷纷转头扭身四散跑开了去。

    “咦,不对呀!人都跑了,我到时候怎么找到那些动手的人?”看着一干打手们很快不见了踪影,方羽凡微微皱着眉头低语道。

    “算了,平川就这么大,找几个人还是很容易的嘛!先把这个什么洪爷收拾了再说!”想到刚才发现的那块古怪小石子,方羽凡又低声自语道。

    转身仰头看向了别墅二楼的窗户,在并没有看到洪柏涛的人后,方羽凡嘴角带出了一抹笑意,然后身下微一顿足,整个身躯嗖的一声就跃进了窗户里。

    色调呈明辉色的房间内,依旧残留着淡淡银靡的交合气味。

    通往房间外豪华大厅的那扇精致木门大大的敞开着。女人,不见了踪影,只在空气里飘荡着丝丝幽幽的女人体香。

    在方羽凡的真识探知下,一个神情冷凝的矮壮男子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大厅正中的一张真皮沙发上,那张圆脸上居然浮现着几分淡淡的讥诮。

    方羽凡很是好奇,这个叫洪柏涛的男子莫非是有什么底牌还没有摆出来不成?

    抱着这样的好奇心,他缓缓走出了房间。

    “阁下好身手!”看到方羽凡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洪柏涛迅速收敛了脸上表情沉声说道,“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阁下?又或是阁下受了什么人的托付特地屈尊来找我洪柏涛的麻烦?”

    方羽凡走到洪柏涛正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朝洪柏涛阴沉着脸说道:“今天之前,我还不知道在平川有你这一号人物。”

    抬眼扫了大厅上方挂着的一盏华丽异常的吊灯之后,他接着说道:“洪爷你很大的威风嘛,一言不合就要打生打死的!”

    洪柏涛闻言两颗眼球微微转了几圈,随即,他一脸莫名的问道:“你说的是上午在废弃矿场发生的事情?那是我的手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阁下,我在这里向你陪个不是了!”

    “还没完!”撩了一下眉毛制止住洪柏涛准备站起身来的举动,方羽凡继续说道:“上午的事情只是一件小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一个朋友居然会因为这件事情受了池鱼之灾,到现在都还躺在医院里!”

    一抹幽暗的光泽从方羽凡的双瞳深处一闪而逝。

    “阁下你搞错了吧!”洪柏涛挑眉说道,“因为这件事,我已经狠狠惩治了我的手下。而且我敢对天发誓,我并没有想过要去找你或者你身边朋友的麻烦!”

    见过了方羽凡的绝强身手后,洪柏涛不得不暂时放低了自己的身段讲明了自己的态度。

    汗,难道真是自己搞错了!看到洪柏涛一脸信誓旦旦的模样,方羽凡这心里立即泛起了嘀咕。早知道这样就应该等夏大哥清醒了之后再问清楚的。

    不对!

    蓝大哥可是亲口说了就是洪爷手下的人动的手,除非是他搞错了,否则的话,自己是不会搞错的!

    心中立时有了底气的方羽凡遂冷笑着问道:“难道在平川还有另外一个洪爷吗?”

    “就在今天下午,我一个住在废弃矿场旁边一栋小楼里的朋友被你的人给打了!下手的人心狠呐!右手整个手骨都碎了,全身上下更是多处骨折骨裂!到现在人都还昏迷着!我会搞错吗?”

    一波仿似海啸般的气势渐渐以方羽凡的身体为源头朝四周扩散了开来。

    “咚”、“咚”、“咚”

    一阵有力的心跳声灌入到了洪柏涛的耳中,一股玄奇的力量随之冲入到了他的心口部位,激得他的心脏是一次快过一次的急跳了起来。

    废弃矿场?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全部涌上了头部的洪柏涛颇是费力的思考了起来。

    难道是因为自己叫范文星去收回废弃矿场引出来的事情?该死的!他可是知道自己那些平时嚣张跋扈惯了的手下到底是怎样的德性!打人致残?经常干的事情!

    冷眼看着眼前的男子在自己一阵强过一阵的气势催迫下满脸的血红,方羽凡渐渐在心里考虑起了是否就让他这样心动过速导致脑血管爆裂而死?

    终究,心中一抹仁善战胜了心底几分邪恶的方羽凡不愿自己毫无理由的收割普通人的性命,遂慢慢收回了激荡在整个大厅里的磅礴气势。

    “呼呼”

    一阵类似于风箱漏气了的声音逐渐在大厅里响了起来。

    洪柏涛大张着嘴使劲呼吸着空气,刚才的刹那,他以为自己马上就要窒息死亡了!

    紧接着,几分惊惧忧怕的神色悄然浮现在了洪柏涛的那张圆脸之上。

    内家高手他见过不少,甚至那种拳可震碎磐石、指可洞穿铁板的宗师级高手也见过一两个,可是哪怕这些人全部加一块儿都比不上刚才眼前这个年轻人在气势上给自己的骇人影响!

    快速喘匀自己的呼吸后,洪柏涛低眉顺眼的朝方羽凡恭声问道:“要我怎么做,才能抵消阁下的怒火?”

    倒是颇识时务!暗自赞了一声后,方羽凡竖起了一根手指说道:“一,把动手的那些人交出来。”

    “二,那片废弃矿场我要了。”竖起第二根手指看到洪柏涛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后,他又竖起了第三根手指,“三,我要你脖子上挂的东西。”

    在看到那张圆脸上终于是出现了一丝变化后,方羽凡继续竖起第四根手指说道:“四,明天早上你亲自去医院向我的朋友赔礼道歉,然后送上医药费、精神损失费1亿华夏币。”

    “听清楚了没有?”看到洪柏涛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平静,方羽凡微耸了一下眉头问道。

    “听清楚了。”洪柏涛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探手从脖子上取下了那条挂有一块灰色石子的精致银链。

    这样的人,怪不得能坐拥无数的财富!能屈能伸,堪称枭雄一级的人物!

    接过洪柏涛递过来的精致银链,方羽凡将之揣进了兜里,实际上却是尝试着看能否给收进储物空间里。

    嘿,能收!一念过处,银链就被收了进去。方羽凡遂心中暗喜的呼了一声。

    将手抽出兜里,方羽凡仔细看了洪柏涛的脸色几眼,随即他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洪爷。”方羽凡俯身看着洪柏涛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的微笑说道,“记住我刚才提的另外三个条件,我希望在明天下午之前就必须全部完成。”

    依旧坐在沙发上的洪柏涛微扬着头看向了眼前这张夺去了自己很多东西的年轻的脸,片刻后,一丝笑意浮现在了他那张圆脸上:“阁下放心,答应你的条件我会做到的!”

    “那就好。”同样一脸微笑的,方羽凡朝洪柏涛颔首说道,“时间不早,我就不打扰洪爷了。告辞!”

    说罢,方羽凡转身背对着洪柏涛朝楼梯处走了去。

    坐在沙发上的洪柏涛轻轻将右手伸到了身后,暴怒、狰狞、犹豫、担心、迷茫种种复杂的神色从他的脸上逐一闪露而出。

    反观方羽凡的脸上,一丝等待和几缕期望的神情正悄然浮现在他的嘴角。

    你倒是把藏在你身后的枪拿出来对准我呀!看到自己很快走到了楼梯处,方羽凡在心里颇是心急的吼了一声。

    只有你朝我开了枪,我杀了你才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呢!赶紧开枪啊!跨下第一阶楼梯,方羽凡又在心里急吼吼的叫道。

    洪柏涛额角迅速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他的右手,正握着一把弹夹内装满了子弹的手枪!

    有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拿起这把乌黑铮亮的手枪一枪爆了这个家伙的头!但是心底深处却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诉着自己千万不能出手,一出手自己就没有命了!

    对于这种近似于第六感的声音,洪柏涛并不陌生。有好几次正是靠着这种感觉他才一次次躲过了身陨的下场!

    深深吸进一口空气之后,洪柏涛颓然的将右手从身后收了回来。

    可惜了!跨下好几阶楼梯的方羽凡轻轻晃了晃头。他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不顾一切转回身去一剑削了这人的冲动!

    然而方羽凡终究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收割人命的刽子手,更何况洪柏涛一直表现的都很是顺从,他也就不好意思再把人给杀了。

    怕甚!要是他老老实实做人的话,大家就当揭过了此事。可要是想着事后报复,自己倒是不怕麻烦再来走一遭!

    心中有了这个念头后,方羽凡腿脚轻快的走了出去。

    就在方羽凡堪堪走出别墅的时候,一阵喧哗声隐隐从水池那边传了过来。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