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修行世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不想知道天阴符的使用方法吗?”方羽凡好整以暇的躺在丝床上漫声说道。他算是看出来了,天妃这个有着一张绝世姝颜的女子对自身实力的强弱与否极其的看重。

    要不然她也不会转眼就抛开自己这个坏了她身子的人暂时不管,反而是待在浴室里试图找到能带给她强大力量的天阴符了。

    “从我的床上赶紧滚下来!”一听到方羽凡如此说,天妃遂俏眉微抖的低声喝了一句。

    仅仅是初略的用精神思感碰触了天阴符一下,她就感觉到了其中蕴藏的一股无比精纯的强大力量。这对于迫切想要提高自身实力的天妃来说,无疑有了莫大的诱惑力。

    莫名摇了摇头后,方羽凡单手轻拍了床面一下,然后整个身躯如同被风托着一般轻飘飘浮到了丝床斜对面的一张真皮沙发上躺了下去。

    “只要你告诉我这个灵符的使用方法,我可以可以不计较你昨晚上所做的事情!”紧咬着贝齿,天妃玉脸上浮起了几分羞怒的低声说道。

    她其实很明白,就算是自己想要计较,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于事无补!

    方羽凡闻言脸上神色微微的一变。

    他不相信眼前这个有着一张妖颜的女子是那种视贞洁如浮云的银荡女子,那么又是为了什么而让她甘愿放弃自身的尊严而软声求取那个夺了她贞洁的男子呢?况且,方羽凡自己还想要负责咧!

    “实力真的这么重要?”挺腰坐直了身躯,方羽凡凝声看着天妃那张绝世姝颜肃容问道。

    天妃闻言紧握着芊芊玉手冷声说道:“要是我有比你强大的实力,昨晚上昨晚上就不会被你”

    饱满的****随着天妃语句的断断续续而高低起伏着,这又使得方羽凡是一阵的气血奔涌。

    “只有实力强大了,才能震慑住那些蝇营狗苟之辈;只有实力强大了,才能保护自己;只有实力强大了,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抹幽幽的水光随着天妃的娇柔嗓音而渐渐从她的美眸深处荡漾了开来。

    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看着天妃那双充盈着淡淡水泽的美眸,方羽凡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一个拥有着绝世姝颜的女人每天会承受着怎样的担惊受怕!

    男人的欲望一旦生成,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扑灭的!就像现在的自己一样!嘴角露出一抹嘲讽般笑意后,方羽凡挺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又想做什么?”看到方羽凡朝自己一步步走了过来,天妃如同惊弓之鸟般朝后退去两步颤声问道。

    方羽凡见状郁闷不已:我有那么可怕吗?不过一想到昨晚上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又一脸赫然的自省不已:定力不够,倒是当了一回禽兽呢!惭愧惭愧!

    “你不是想知道天阴符的使用方法吗?”方羽凡一边走近天妃一边轻声说道。

    神情戒备的天妃看到方羽凡已经离自己很近了,遂玉脸微皱的脆声叫道:“你站在那里说就是了,我听得到!”

    “说?”方羽凡耸了耸双眉扬声道,“你不知道法不传六耳吗?”

    迟疑片刻后,对于恢复自身实力的渴望战胜了对于眼前这个男子的惧怕,天妃任由方羽凡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放松,很快的。”朝天妃灿然一笑后,一抹绚烂至极的摄人神光忽地从方羽凡的眼瞳之内暴闪而出。

    “嗡”一直小心戒备着方羽凡的天妃只觉自己精神海之内掀起了一阵的惊天涛浪,无数密密匝匝的噪声凭空在脑海深处响了起来。

    “你”玉脸一阵神色剧变的天妃身形摇摆着美眸圆瞪地看向了方羽凡。

    “放松一些,很快的!”说完这话,方羽凡抬起右手食指点在了自己的眉心位置。

    紫府识海之内,一颗闪烁着莹莹白光的小点从真识之源里飘逸了出来,然后在方羽凡食指的指引之下隔空注入到了天妃那光洁润泽的额头眉心里面。

    这点灵光正是方羽凡从魂珠内复制而出的一些如何使用天阴符的方法,他也是第一次采用这种普遍在修真界传授知识的方法。

    好在不管怎么说天妃也有着灵虚初期修真者的真识强度,倒不虞发生那种接收者不堪重负脑浆爆裂的危险!

    时间真的很短,在方羽凡看来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一段少之又少的修真传承就完成了。而在天妃看来,这段接受讯息的过程是那样的漫长,恍似过了整整一个世纪般!

    趁着天妃犹自沉浸在翻看讯息的空当,方羽凡嘴角浮现出一抹弧度地将一束真识投入到了她的浑身经脉之内。

    一个弹指的时间,天妃经脉内一丝真气流动的线路即被他给探知了个大概。

    “经脉倒是挺通透的,不过就是有几处穴位受到过暗创,若是不好好疗养的话,大概一生的境界也就止步于此了!”嘴里轻声嘀咕着,方羽凡皱眉的同时,一束真识扫向了自己的储物空间。

    他的储物空间内倒是有不少灵丹妙药,不过这些被存放于一栋大药柜之内的灵药除了少数几种是对初级修真者有用的以外,其他大部分都只是适合元化金丹期这样的中级修真者的灵药。

    毕竟储物戒指的前主人是一个实打实的元化金丹期修真者呐!储备的自是针对本身境界的灵丹妙药才是正理。

    而初级修真者妄服中高等灵药的话,是会被灵药的强劲药力给冲爆了经脉身体的!

    没有找到符合自己要求的灵药,方羽凡颇是叹了一口气,同时心中亦兴起了要尽快掌握炼丹术的迫切想法。

    毕竟一个合格的修真者不仅要会炼气,还要会炼丹、炼器、炼阵、炼符,否则的话,在修真界那个赤果果的弱肉强食的世界你敢拿出一大批珍贵的天材地宝放心让别人帮自己祭炼东西吗?

    别到时候东西成了别人的,自己的小命也玩儿完了!

    而就算是在修真门派之内,门人之间也不无勾心斗角、讲究实力,真要是时不时的求人炼这炼那的,早晚有一天会被宗门给踢出山门去!

    方羽凡也时常感叹不已,为什么自己在地球的末法时代得到了真一宗的传承,而当他从一些零散讯息里得知修真界的残酷之后,他又暗自庆幸自己是在末法时代得到了真一宗的传承!

    得失之间,还真不是什么说得清的事情!

    又暗自抒发了一番情怀后,方羽凡微笑着朝明显回过神来了的天妃说道:“明白了没有?”

    压抑不住心中的那股十分喜悦,天妃总算是没有给方羽凡坏脸色的轻点了一下螓首说道:“有了天阴符的帮助,我一定会很快重新进入先天之境的!”

    先天之境?方羽凡神情略带疑惑的看向了天妃。这修真界只有开光期、灵虚期、辟谷期、心动期、元化期等十二大境界的层次划分,可是并没有什么先天之境啊?

    结合之前从方羽凡身上见到的诸多异状,天妃小心地看着方羽凡问道:“你是不是修行界的人?”

    修行界?方羽凡眨巴着眼睛看向了天妃那张变得明媚娇妍的玉脸。

    哥哥我是修真界的人!朝天妃耸了耸眉毛后,方羽凡心里暗自说道。

    “修行界的人怎么了?”方羽凡拐着弯的打探起了这个从天妃口中提到的修行世界的消息。

    天妃轻轻吐出一口芝兰幽香般的短气说道:“听我师父说,修行界的那些人可以十天半月都不吃东西,其中一些修为精湛的高手还可以用眼神将人定住,就像是你那天晚上一样。甚至几个修为通天的绝世高手还可以御剑凭空飞翔!”

    十天半月不吃东西?这对于真元贯身的辟谷期修真者来说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眼神定人?这对于进入心动期的修真者来说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御剑凭空飞翔?这对于元化金丹期的修真者来说是出行必备的基本技能。

    这样分析的话,天妃所说的修行界或许就是一般修武者对修真界的别称了。

    原来这个世界并不像自己认为的那样小嘛!一抹精芒忽地从方羽凡的眼瞳深处一炸而逝。

    若是在几天前初听到这个讯息的时候,方羽凡会觉得有一些气虚,可是现在生生从灵虚期的境界跨入到了心动期,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修真界,心动期修真者本就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这是因为在这个时期正是他们同自己内心深处心魔做斗争的时期,他可以无畏无惧,也可以贪生怕死。

    此间种种,均取决于这个时期修真者的内心真我之相是如何表现的。

    换句比较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就是你这人要是胆子大呢,哪怕是在面对高出你一个大境界甚至是两个大境界的修真者的时候也会无畏无惧。

    你要是胆子特别小呢,即使是在看到一头或许只是修行了百年实力仅仅相当于修真灵虚境界妖兽的时候也会表现的异常贪生怕死!

    心动心动,就是心魔来了会非常冲动的意思!

    不过冲动并不意味着是人傻。因此方羽凡又开口朝天妃扬眉问道:“你师父还有没有提过比那些御剑飞天的绝世高手还要厉害的人?”

    “御剑凭空飞翔呢!还有比这更厉害的人吗?”天妃玉脸上流露出无比艳羡、渴望的神情微张着娇唇低声呼道,“就连这样的绝世高手听我师父说都快百年没有听谁说哪里出现过了!比这还要厉害?那岂不是已经成仙了”

    连元化金丹期的修真者也已经百年没有出现过了?方羽凡脸颊之上渐渐浮现出十二分的欣喜来。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在那什么修行界肆意纵横了!

    嗯哼,低调低调!蛟龙岂会因为在一滩浅池子里称王称霸就沾沾自喜了!方羽凡一边暗自警醒着自己一边嘴角扩散开了一抹压抑不住的笑意来。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