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揍你丫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夜色的掩映下,一道黑影如同一条鬼魅般忽然出现在了一座高有几百米的小山峰顶。

    倒是没有想到在这片山脉的深处居然还有一块修行之地!双手插在裤兜里的方羽凡一脸惊喜中又带有几分忐忑的看着山脚下的那片空地。

    方羽凡不知道在这里修行的人到底修为如何,若是很弱那自是好说,而要是很强的话,那么他觉得自己应该还是有多远就跑多远的好!

    “嗯,那两人穿的衣服好奇怪?”方羽凡轻拈下巴低声自语道。随即,当那句只有在某个岛国才经常听到的骂声逆着风声隐隐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后

    靠哦,是扶桑鬼子!一抹危险的光泽从方羽凡的眼瞳里迸溅了出来。然后,他看到老者一刀劈在了那块只是刻着几道简单符纹的翡翠门上,于是第三道震荡波又四散传递了开去。

    哼,修为还勉勉强强看得过去!暂时按下心中那抹看到了扶桑鬼子的愤怒,方羽凡转而将探询的目光投向了那团绿云笼罩下的一片巍峨建筑群。呃,一片曾经很是巍峨的建筑群。

    当看到那片建筑群的主人只是用一扇防御只能算普通的翡翠门将那两人挡在了外面后,方羽凡的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两道白芒忽地从他的的眼瞳里转瞬弥散了开来。少顷,他微微合上双目又睁了开来,眼睛里的异状立时消退不见。

    怪不得会有这么大的震动,原来是因为连接了山脉地气的缘故。不过这里的主人修为明显不怎么样嘛,好多地方的阵基都已经出现了偏差。

    在将下面的情况大概看了个清楚后,方羽凡微跺双脚,整个身躯如同一片落叶般朝那扇翡翠门飘了过去。

    “什么人?”黑服老者耳中听到一阵山风刮过衣衫的“哗哗”声,遂斜握长剑转身怒喝了一句。而那个一身白袍的面具女子更是在老者发问之前就悄悄斜退了一步。

    “他妹妹的,小爷我都还没有问你,你丫倒是先问上了!”点尘不惊的落在地上后,方羽凡面色不虞的冷哼着说道。在抬眼扫过一旁那个修为明显要比这个穿着一身黑袍的扶桑老头儿要高一点的白袍面具女后,他又扬眉拽文道:“呔,兀那老头儿,尔等可是扶桑蛮人?”

    “八嘎!”黑袍老者听到这句明显带有轻视和歧视双重意味的问话后,握住武士长剑的双手微微一抖,一道淡红色的月牙血刃“嗖”的一声就飞到了方羽凡的面前。

    “八你妹啊!”斜身避过这道带着隐隐血腥味儿的血刃,方羽凡耸了耸眉毛朝黑服老者直冲了过去。

    “你个老不羞,不知道这是在华夏的土地上吗?还敢偷袭你小爷!揍你丫的!”嘴里一边随意谩骂着,方羽凡一边移动着自己的身影带出一道道残影的迅速靠近了黑服老者。

    黑服老者在看到来人轻易避过自己的剑气后,眼中爆出了一抹惊讶的光芒,随即在看到这人赤手朝自己冲过来后,他的嘴角迅速浮现出一抹残忍的笑意来。

    黑服老者修炼的武技,最不怕的就是近身厮杀了!

    一剑横切向了来人的胸腹,黑服老者犹未罢了,左脚略微后退半步,待得这人躲避之时,一记穿心腿是少不了的!

    就在方羽凡堪堪进入黑服老者的攻击范围时,从翡翠门里忽然传来一阵语带急促的清亮嗓音:“这位朋友小心了!田中一郎乃是扶桑近身流的绝顶高手,千万不要被他近了身!”

    方羽凡闻言身躯微微一顿,绝顶?这老头儿有头发啊,虽然不是很多。高手?切,充其量只是一个开光后期境界的小老头儿罢了。

    黑服老者唇角闪过一抹嗜血的笑意:迟了!随即,一泼如同被红色颜料染透了的水光般的气劲从老者的手上散了出去。气劲如此凌厉,将两人之间的空气切割的“丝丝”作响!

    好古怪的气劲!第一次真正同人交手的方羽凡颇是讶异的任由那一片刺目的红光朝自己泼了过来,脸颊上居然因为气劲的迫临而微微有些刺痛。不过

    小爷说要揍你就不会踹你!嘴角闪过一抹慵懒的笑意,方羽凡扭腰揽臂矮身撞入到了黑服老者泼洒而出的红色气劲里。

    丫的,这种腌臜东西是怎么练出来的啊?闻着鼻端隐隐传来的腥臭味儿,方羽凡小心避开了那些能轻易撕裂钢铁的红色气劲凑近了黑服老者。

    一抹骇异之色从黑服老者的眼瞳深处一划而没,随即,一丝暴戾的煞气猛地从他的整个面部扩散了开来。

    “死!”一声厉喝,黑服老者左腿如同那出洞毒蛇般闪电刺向了方羽凡的胸口心脏要害部位。

    “揍你丫的!”嘴角一声轻喝,方羽凡扬起右拳一击直捣了过去,后发先至的一拳晃眼间就砸在了黑服老者的右脸颊上!

    “噗”的一声响,黑服老者整个身躯在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下腾身朝后飞跃了出去,在那仰天溅落的血花里,似乎还夹杂着几颗白生生的事物。

    “你刚才是真的想杀了我”扭了扭自己的手腕,方羽凡一脸阴暗的沉声说道。

    交手之初,他只是以为黑服老者那萦绕在身的凌厉气势只是自身带有的一股气机而已。只是在交手过后,那抹浓重的深沉的赤果果的杀意即异常清晰地被他直面感受到了!

    微低着头看向了半蹲在地上一脸赤红的黑服老者,方羽凡凝眉继续说道:“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我非常想不通,你为什么会对一个以前从未见过面的人狠下杀手?”他真的是想不通啊!这不是法制社会吗?杀人是要犯法的啊!

    好吧,此时此刻的方羽凡仅仅只是一个生在新华夏、活在法制社会里的一名普通大学生而已。至少在他接近二十年的人生历程里,无端端杀人是如此的不可想象、极度的不可理解!

    “桀桀,杀人,需要理由吗?”黑服老者嘴角漏风的站起身来看着方羽凡厉笑着说道。下一秒,一团蓝汪汪的光芒忽地从老者的手里散了出来,然后夹带着一股甜腥味儿朝方羽凡当头罩了下去。

    整个面颊上都是一团惨厉的狞笑,黑服老者扬剑连连挥出了整整九道红殷殷的巴掌大的血刃来紧跟蓝色光芒划向了方羽凡。

    先有毒针临身,后有剑气及体,黑服老者不相信这个面相稚嫩一身修为却很惊人的小子能逃脱这必杀的一局!

    五分之一秒的时间后,蓝芒夹杂着红刃就来到了方羽凡的面前。闻着鼻端隐隐传来的丝丝甜腥味儿,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股憎恶之色来。

    随着方羽凡的心念一动,那挤满了丹田气海穴的精元很快就挤出了一条通道,然后一股白色真元迅捷地从气海穴中央那团云团里“嗖”的一声射了出去。

    一圈气罩以方羽凡的身躯为中心猛地爆发了出来,然后一股沛然的冲击力在将蓝芒红刃撞得粉碎后才渐渐消散!

    “罡劲!”黑服老者一脸骇异的叫道。一旁沉默观战的白袍面具女那双美眸里亦是一阵的惊异和失神!

    “罡你妹啊!”被黑服老者一连串狠毒的手段彻底激怒了的方羽凡手腕一抖,一把看似孩童才会玩的明晃晃小剑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你想杀我?那就先给我去死吧!”冷着脸轻喝了一声后,他握起手上的小剑朝几米远处的黑服老者恶狠狠的扑了过去。其实方羽凡是想直接御剑把这扶桑老头的脑袋给一剑削下来解气的,奈何修为不够,只能退而求其次仗剑灭杀之了。

    “桀桀,小孩子的玩具小剑你也好意思拿出来!”双手高举起血红色长剑,黑服老者犹自有闲心的说了一句。

    “笑个屁!”嘴里嘟囔了一声后,方羽凡将一股真元给灌注进了剑里,一抹冷冽的寒光立时在这把由赤精玄铁所祭炼的飞剑剑身上流淌而过。

    “给我斩!”冷声轻喝了一句后,一束银白色的三尺长剑芒从方羽凡手上握着的小剑上宣泄而出,然后径直斩向了一刀劈下的黑服老者。

    十分之一息后,随着“叮”的一声轻响,黑服老者一脸骇然的提剑连连后退不已。他的嘴角,几条细细的红线清晰可见。

    “老不羞,爽不爽啊?”看到自己激发出的剑芒在斩断老者的武士长剑后还将他震得吐了血,方羽凡颇是有闲的用小剑挑了挑自己的指甲缝嘴里很无良的问道。

    “嗬,你居然斩断了天云丛剑!啊,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喘着粗气低头看向没有了一截剑尖的血红色长剑,黑服老者一脸狰狞恐怖的凄声厉吼道。

    “天云丛剑?怎么听着很耳熟啊!”手上拿着小剑,方羽凡皱眉疑道。随即,他舒展开眉毛一脸惊喜的叫道:“天云丛剑,那不是扶桑一直叫嚣的三大神器之一嘛!原来就是这个模样。只是很奇怪啊,说是剑却怎么像一把刀?不过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还不是被我给一剑斩断了事!”

    然而下一秒,一抹凝重悄然浮上了方羽凡的脸颊。凝神朝黑服老者那边看去,只见那把没有了剑尖的天云丛剑从那断口处居然缓缓飘出几丝殷红色的气雾来。这些气雾晃晃悠悠地随着黑服老者的急促呼吸声而很快被他给吸进身体里去了。

    一抹红芒渐渐从黑服老者的眼瞳内扩散了出来,一股森然的阴沉气息亦从他的身上显露了出来。

    “桀桀,原来天云丛剑的秘密是这样的!”一身气势迥然大变的黑服老者邪气森然地说道。随即,他睁着一双已经被红芒彻底占据了的眼珠子看着方羽凡说道:“小家伙,为了感谢你帮我找到了天云丛剑的秘密,就让我送你下地狱去吧!”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