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遭人轻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下来的时间里,方羽凡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刚刚跨入灵虚期,那由内气蜕变为真气的澎湃气流在方羽凡的经脉内欢快地流淌着,与之带来的,是一种贯穿全身的、让他感觉几欲可崩山裂石的强大力量感!

    好在方羽凡并不是一个修真菜鸟,并不会陷入到那种自身非常强大的盲目感觉里,而是一边收摄心神控制真气的流转一边缓慢地适应更高一层境界所带来的全新观感。

    随着时间的悄然流逝,窗外的光线渐渐暗淡了下来。

    丝丝淡淡的天然幽香一点一滴地充斥着病房里的每一寸空间。不用抬头四处看,方羽凡就知道,这股淡雅的幽香正是来自于躺在病床上的王欣怡。少女体香,是这个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之一!

    “喂,你怎么不说话?”感觉自己躺在病床上已经很久了的王欣怡微翘着红艳艳得嘴唇朝方羽凡娇声问道。

    身躯轻微的振了一下后,方羽凡扭头看着王欣怡讪讪道:“这不是怕打搅你休息么!”“真是一块木头!”王欣怡闻言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你说什么?什么木头?”方羽凡扬眉诧异的问道。王欣怡脸上迅速闪过一丝红晕,她摇了一下头道:“没说什么呀!”这人耳朵是怎么长的,说这么小声都听到了!芳心一阵乱跳的王欣怡心中暗自嗔道。

    狐疑的看着王欣怡,方羽凡挑了挑眉。

    到底要不要把那天被人逮到的事情给她解释一下呢?方羽凡心中摇摆不定。说了又有什么用!人家想听吗?会听吗?

    “那个”就在方羽凡好不容易下了决心给王欣怡解释一下关于偷窥的前因后果而开口准备说话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然后门被人从外面给推了开来,接着从外面走进来两个身材欣长的十八九岁男生来。

    看到这两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方羽凡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貌似自己还没有说请进吧!

    “王欣怡,你怎么样了?我听到你班里的同学说你军训的时候晕倒了!”走在最前面那个样子长得很是不错的年轻男子满脸都是担忧地几步跨到病床前凝视着王欣怡柔声问道。

    “嗯?张科伦,你怎么来了?哦,是杜亚你带他们来的呀!”看到杜亚从两人身后闪了出来,王欣怡先是扫了方羽凡一眼,然后语气有些淡淡的说道。这个器乐系的男生,她也只是见过一两面、说过几句话而已。

    “呵呵,听说欣怡同学你生病了,这不,刚一结束军训,张科伦就着急忙慌地赶来了!”站在张科伦旁边的年轻男子扬着他那张足以迷倒一部分小女生的俊脸微笑着朝王欣怡说道。

    张科伦眼中包含着几分感谢的扫了说话男生一眼,然后看着王欣怡的小脸说道:“你感觉怎么样了?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就送你去城里医院。对了,这个是我班上的同学杜军,你不知道,他的吉他弹得挺不错的!”

    杜军略显矜持的朝王欣怡微微弯了一下腰。

    “谢谢你来看我,我已经好多了。”在脸上摆出一副淡淡的笑容后,王欣怡礼貌地道谢道。“用不着这么客气,大家都是一个系的嘛!”双手扶着腰,张科伦展露着一副迷人的笑容说道。杜军笑了一笑,然后扭头打量起病房里的布局来。

    “咦?这里还有一位同学啊!”在扭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方羽凡后,杜军抬起胳膊肘捅了一下张科伦的腰语带惊讶的叫道。

    “他是谁?”转头看到坐在沙发上一脸漠然的方羽凡,张科伦阴沉着脸硬邦邦询问了一句。一听这话,方羽凡眉头一挑,而王欣怡则是皱了一下那两道弯弯的柳眉。

    听到这话,杜军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公子哥耶,有你这么问人话的么!

    拐了一下两眼瞪着坐在沙发上男生的张科伦,杜军笑着圆话道:“呵呵,张科伦的意思是这里居然还有同学来看你,但是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啊!”

    嘴角瘪了瘪,方羽凡一阵无语。哪里蹦出来的两个棒槌啊!一个目中无人,一个心机阴沉,还真是扰人心情!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又被人推开了,然后那个长发医生走了进来。

    趁着医生检查的空地,杜军拉着张科伦走到了角落。

    “我说你到底是来培养感情还是来破坏形象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不满,杜军叹道,“刚才有你那么问人话的吗!”张科伦双眼快要喷火的看了犹自坐在沙发上的方羽凡一眼,然后低声咬牙说道:“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也不知道和王欣怡待多长时间了?”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杜军从头到脚扫了张科伦一身名牌几眼后沉声说道,“你也不看那小子,穿着一身明显是从地摊上买的货,他能和你比吗!敢和你比吗!”

    听完两个家伙自以为很小声的谈话,方羽凡有些气闷的低头看着穿在自己身上的短袖白体恤,地摊货?简直是放屁!你小爷我好歹也是在杂牌子店里花了98块钱买的!

    “是啊,怎么说我也是富家子弟呢!”一想起这个,然后再看看那个小子一身毫无品味可言的廉价衣服,张科伦顿时感觉到一阵清气钻进了脑海,自身的地位仿佛凭空高了一大截!

    少爷我就是拔根腿毛下来都比那小子值钱!趾高气昂的,张科伦自我感觉无比优越的又瞪视了方羽凡一眼,一旁的杜军亦是一脸假笑地朝方羽凡点了点头。

    我心里怎么有一种像踩了两摊****般的感觉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方羽凡在考虑是不是要把这两个无端坏人心情的家伙给赶出去了。

    病床旁,医生漫声对王欣怡吩咐道:“没什么大碍了,回去的时候记得要多喝水。”

    “听到了没,王欣怡,医生要让你多喝水。诶,这里也没有水啊!”故意无视掉门后面放着的桶装水,张科伦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钱包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地从里面抽出一张粉红色大钞来朝着方羽凡那边扬了扬嘴里说道:“这位同学,麻烦你去买一瓶加得伦来,剩下的钱就算是给你的跑腿钱了!”

    杜军在一旁故作打趣道:“一瓶加得伦才25块,同学,你赚到了,跑一趟就有75块钱的收入啊!”

    这两个憨货!方羽凡被这番极端轻视的言论给撩拔的差点失去了看他俩小丑般表演的耐心。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